何謂革命?

天亮了還是這樣黑,天黑了還這樣亮著.

何謂革命?

文章wc » 週六 4月 13, 2013 11:41

革命力度空前巨大

 厚古薄今的人,很容易發出“今不如昔”的慨歎。而事實上,歷史的車輪是滾滾向前的,今非昔比之事觸目皆是。

 以革命為例。上古有商湯革命、武周革命,中古有垂拱革命,近代有辛亥革命,現代有新民主主義革命,當代有文化革命、經濟革命。稍微硏究一下歷史,不難發現,古代的革命通常都只是換一下帝王將相,變化有限,百姓的日子照舊過。而近現代的革命,通常是摧枯拉朽、天翻地覆的,庶民的生活發生巨變。革命形勢,有如錢江潮水,一浪更比一浪高。十年“文革”,史稱“浩劫”。但是,破舊立新,破壞的舊物不過是一些舊書,一些雕刻,一些神像。而近三十年來的經濟革命,毀掉的卻往往是整條古街,整個古村,整座古城。

 不久前的一次網絡活動中,考古文學作家岳南先生轉述一位國民對拆遷的困惑,大意如下:秦始皇時,他們家就在那裏了,後來蒙古人來了滿族人來了,他們家還在那裏,沒挪窩。現在,房地產開發商一來,大紅油漆在牆上隨便刷幾個“拆”字,為甚麼就得乖乖搬家?

 我自吿奮勇,來替這位國民解答困惑:無他,革命使然,革命力度空前巨大使然。

 何謂革命?簡而言之,便是九字眞言:地位、財富之重新分配。

 析而言之,重新分配分三個步驟:第一步是,以“等貴賤,均貧富”為理想,為口號,鼓動民衆,掀起革命運動,奪取江山,奪取皇帝寳座,奪取生殺予奪權柄。第二步是,短暫實施“貧者富之,賤者貴之”的政策,讓黎民百姓分享一下革命果實,以鞏固革命成果。第三步是,“貧者貧之,富者富之,貴者貴之,賤者賤之”,集中財力,雄厚維護穩定的資源,確保江山永固,革命成果代代相傳。


 揆之歷史,若符契焉。陳勝吳廣革命之初,喊的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口號;一旦做了王,立即搬進大宅子,“涉之為王沉沉者矣”起來了。只可惜,他們命運不濟,只走到了第二步。一個短命的王朝,通常都只能走到第二步。比如說,秦始皇“嗝兒屁”之後,趙高、李斯矯詔,害死合法繼承人長公子扶蘇,鼓搗愚弱的小兒子胡亥繼了皇位。朝中大臣,二十多位公子,當然不服,準備造反。當時形勢是一觸即發,非常危險。趙高給慌亂的胡亥出了個主意,“賤者貴之,貧者富之”。就是換一批人,讓他們來幫助自己對付那些不服者,殺了一批人,於是就沒事了。秦朝之亡,亡於第三步。胡亥已經夠富的了,他想更富,下令加緊修建阿房宮;趙高已經夠貴的了,他想更貴,想取代胡亥。結果,都死於非命,失敗了。胡亥、趙高的失敗,敗在操之過急。我們所耳聞目睹的,已經有過“打土豪,分田地”的熱鬧,有過“從此站立起來了”的揚眉吐氣。現如今,又出現了種種劫貧濟富的新氣象。

 一般來說,比較長命的王朝,都能走到第三步。但是,無一例外,都走不出第三步。因為,富貴者富貴過了頭,就會有太多的人因此水深火熱,活得沒有尊嚴,活得買不起房,活得死不起,只剩揭竿而起一條路。開始新一輪的革命,新一輪的地位與財富分配。

 歷史就是這樣周而復始,循環往復,螺旋上升。

启 陣 (北京)
澳門日報
2013年4月12日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回到 讀書讀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