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頁 (共 1 頁)

直昇機家長

文章發表於 : 週六 1月 26, 2019 10:52
stepheng
甚麼是直昇機家長(Helicopter parents)

  直昇機家長首次出現是在美國Foster W Cline 與Jim Fay 二位在一九九0年出版的一本書,書名是《以愛與邏輯教養小孩:教育小孩應有責任感》。直昇機家長指的是過度關注及保護孩子,包括過度介入操控、不懂得適可而止、過度恐懼焦慮及過度參與等。種種行為並不是以孩子的需要作出發點,而是源自家長的恐懼及無意識,導致凡事不放心,變成凡事操心,執意包辦一切,無微不至,就像直昇機一樣經常在孩子頭頂上盤旋監視,不讓孩子去解決難題,甚至代替孩子解決問題,且樂此不疲。在美國、中國及日本,甚至許多發達富庶的國家,直昇機家長甚至干預成年兒女的求職過程,這類家長又被稱為「黑鷹直昇機家長」(Black Hawk Parents),以顯示直昇機的戰鬥力所向披靡。

  直昇機家長是一個全球化的現象,就連號稱全球最講獨立紀律教育的德國,亦陸陸續續出現很多直昇機家長,所以,才有明鏡週刊著名編輯Lena Greiner及Carola Padtberg收集了很多直昇機家長的案例,寫成一本書,書名為《老師請把考試延期,我兒子要過生日──德國直昇機父母毀滅教育現場實錄》,道盡德國家長的光怪陸離現象,誠如兩位週刊編輯說,直昇機家長的教養態度將成為有史以來最漫長且不捨分割的臍帶。

直昇機家長的類型

第一種就是「經理人型」:
  直昇機家長都恐怕孩子輸在起跑點,所以,打從懷孕開始,就給腹中塊肉聽貝多芬音樂。出生後,就給最好的奶粉,但就不知道最好是母乳。漸長,找收費最昂貴的托兒所,然後是名校幼稚園、繼而小學至大學。孩子長大後,「經理人型」直昇機家長會參加各種就業博覽會,甚至跟子女的上司談判升遷或加薪。如此,直到孩子成家立室仍千方百計介入其生活。

第二種是「保鑣型」:
  如果你發現這類直昇機家長的家一塵不染,無時無刻在消毒致家居零細菌,這就是「保鑣型」直昇機家長,直像保護證人組裡的G4,全天候保護自己的孩子,絕不允許其出絲毫差錯。這類家長可以完全犧牲個人的一切,雖然有一技之專但仍然甘於當個全職家長。其實,這類家長又稱為「冰壺選手家長」,就是把個人的期望全押在孩子順利成長的道路上,所以,必須如冰壺選手一樣掃除賽道上的阻礙,讓賽道達致最平滑,始能盡快讓冰壺滑到目標地。

第三種是「黑鷹型」(取自美軍「黑鷹直升機」):
  這種父母最讓學校教師甚至校方頭痛,因為他們是非不分,事無大小都會第一時間跑到學校為子女出頭,直到學校讓步為止。還有,這類家長從保母車司機到補習老師一把抓,有本事搜羅全校各級的測驗考卷作完整的分析,遇有自己都不會的題目會四出找人解答,務要孩子能百份之百做好所有讀書測驗的準備,亦要求孩子要拿好成績方休。

第四種是「銀行家型」:
  這種父母通常很「闊卓」,為了孩子能有好的人際關係,天天派零食給孩子的同學,甚至夠膽過年過節送紅包禮物給老師。遇到學校有籌款一定慷慨解囊,遇上學校旅行又會送食物等。這樣長大的孩子,慢慢學會用銀行的經營方式去生活,如給錢同學買友誼,遇事給錢同學作「掩口費」,甚至貸款給同學,有免息亦有放高利貸的。這類直昇機家長及孩子,深信財可通神。

直昇機家長對子女行為的不良影響

  直昇機家長由於過度介入與保護孩子,讓孩子喪失獨立求生的能力,凡事都由父母出頭,自然天不怕地不怕。受過度保護的孩子,就難以有機會從錯誤中反省及學習,就不知道改過遷善,亦不懂甚麼是同情理解。紐約大學兒童研究中心的精神病學助理教授Steven Kurtz博士說:「如果孩子沒有自己處事奮鬥的空間,他們不會學到如何解決問題。」

  過度焦慮恐懼的直昇機家長很容易教養出焦躁的小孩。孩子或許樂於有人為他安排張羅,但長遠而言,缺乏挫折的磨練,會令孩子處事不知所措,面對逆境難以自處,缺乏應有的耐性與恆毅力,事事要立竿見影,自然養成焦躁的習性。

  若不及早輔導「成熟緩慢」的學童,他們長大後會出現「社交低能」、「情緒低能」、「自我管理低能」或「親密關係低能」等徵狀,

  有親子專家說,這個年頭,犧牲不再是美德啊!直昇機總有起飛亦有降落休息的時候。直昇機家長與孩子分不開,原因是兩者間仍然繫著一條還沒有剪掉的臍帶,要大人小孩都有一個共同的決心及目標,就是能狠下心砍掉臍帶,孩子才能真的當起大人。


轉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