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無文化 城市就無品味

天亮了還是這樣黑,天黑了還這樣亮著.

官員無文化 城市就無品味

文章stepheng » 週四 1月 11, 2007 13:48

官員無文化 城市就無品味


 週日中午與朋友到永利飲茶後,為滿足朋友那位五歲半寶貝女兒的要求,我們沿著永利外圍走了一圈。週日時天氣尚冷,但有陽光,風吹動著周遭的花草樹木和旁邊小湖畔,然後是音樂噴泉,構成一幅冬日優閑寫意的景致,小朋友更欣賞這休憩地帶,嚷著要拍照。筆者心裡卻慨嘆,澳門能有這樣舒適環境已是不多了。這些年來,政府批出釵h土地給投資者,但能夠做到在謀取生意盈利同時亦用心營造環境以為這個城市品味提升作點貢獻的投資者畢竟實在甚少。這亦是為何市民愈來愈感到城市的壓迫感。市民對那些直伸高空龐然大物的新建築物的設計無美感和無文化品味,不予好評;對所謂城市中的一些新建廣場卻與社區氣質未能融和相處等狀況,也不滿。諸如此等的狀況令人憂慮,經濟發展和城市建設竟帶來了雜亂無章和城市品格的低層次水平,我們要質問的是,政府和商人到底要將我們原本小而精美的城市變成怎麼的樣子?

 要指出的是,一個城市型態發展應是由市民和政府共同商議規劃,而不能只憑商人和政府決定。問題是,由於政府一直不肯切實作出整體城市規劃,而且更甚的是,因為只單方面追求經濟利益,商人的意志似乎是凌駕一切,他們需要哪塊土地要建摩天大廈,政府照批可也。但澳門是否需要這麼多摩天大廈?政府無規劃,官員亦欠缺人文素養,更甚還有貪腐問題,故此私人建築甚具隨意性,而政府的公共建築就無質素可言,導致我們城市的品味格調每況愈下,而一副暴發富樣子令人生厭。

 然而,澳門回歸後,市民當家作主的意識在增強,尤其是知識界和中產階層人士對這個城市有願景,他們希望經濟發展同時城市品味更應得以提升,尤其是在澳門歷史城區列為「世遺」後,澳門人身份的確立及與這個城市血脈相通的情感更是漸加強烈,這亦為此人們對於文物保育和歷史城市景觀保護的意識增強。可是,很奇怪現象是,市民保護意識較之政府官員更自覺與堅持,為甚麼會這樣呢?最簡單兩個例子,一是社工局藍屋仔拆建問題,是民間社會表達保護訴求後,政府才暫緩了計劃要作民調和再研究,結果會是怎樣尚在等待政府的最終決定,但願這個決定不會令市民失望。至於另一個更迫切的事情是保護東望洋燈塔景觀,這亦是由民間發起的保護呼籲,有熱心人士還設了網站,當中,政府放寬了新口岸松山腳一帶的一三至一三八多幅土地的建築物高度限制,未來是會去到九十米甚或一百三十五米,「這系列高層建築一旦建成,將猶如築成一大座環形石屎牆,從新口岸一方面將松山團團圍住。九十米高的高層樓宇,剛好與九十一米高的松山頂扯平,一三五米高約五十層的建築,把松山壓成了侏儒,東望洋燈塔的燈光只能為高廈「打光點綴」。但這樣的話從此以後,一直伴隨澳門人的東望洋燈塔的溫暖光芒就被這些摩天大廈遮擋了。

 問題是,一受保護的東望洋燈塔,在其緩衝區竟建起高於燈塔的摩天大廈,這無論從保護景觀以至環境和諧協調都是相違背的。二是松山作為澳門半島的市肺,但未來被高層建築物包圍,我們現已少有的休憩區的周圍環境亦遭人為破壞了。三是長期以來,社會共識都是建築物不能超過松山,但政府為何領先破了這社會共識與保護價值呢?四是政府如此漫不經心的對「世遺」景觀的保護工作,亦令人憂慮澳門有一天會因此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警告,對澳門形象造成打擊。

 筆者從「中國網」看到一篇報道,中國文化部部長孫家正在去年十二月十八日談到內地「世遺」保護問題中指出,目前在世界文化遺產工作中確實存在著「重申報、輕管理、重開發、輕保護」的傾向,確實存在著某種「建築性破壞」和過渡的開發。他表示,「完全理解地方政府和人民群眾希望通過成孕茬囓@界文化遺產提高當地知名度、刺激和帶動當地經濟發展的美好愿望,但是必須指出,如果我們的認識僅僅停留在這樣的一個層面,那就談不上文化的自覺,而是一種尼Q主義掩誘U的更加有害的文化愚昧:」毫無疑問,孫部長這番說話對澳門政府甚有警醒作用,遺憾的是我們官員並無這樣的文化認知水平,更欠缺對這個城市的願景與承擔。

 特區政府是否應省思一下對我們城市的品味格調提升和文物保育工作等問題,是時候切實提出城市規劃和完善文物保護法例,事實上,我們不但只要經濟快速發展,更需要真正的文化建設,因為這是維繫澳門人對這個城市的根源,是凝聚著民眾對澳門的歸屬感,更要指出的是,「愛國愛澳」不是一句口號,而是有實質內涵的。◇(本報記者 悟塵)



華僑報
10/1/2007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城市規劃無時間表出台 任由亂建勢禍延下一代

文章stepheng » 週二 1月 16, 2007 22:36

城市規劃無時間表出台 任由亂建勢禍延下一代

 在立法會辯論政府明年施政方針會議上,多位議員督促政府要盡快制定本澳城市規劃,但官員講了一大堆理由外卻仍未能承諾何時可以有城市規劃出台,這無時間表承諾就不知道拖延至何年何月?

 顯然,制定城市規劃已是不可迴避的重要問題,事實上,人們已經看到澳門城市發展雜亂無章的狀況。商界間選議員賀定一在施政辯論會上批評政府以「見步行步」的思維和方式去建設和發展我們的城市;「現在,形成了政府被發展帶著走,而不是有規劃帶動發展。」可謂是一針見血,但見現在出現的賭場酒店鄰近民居,為遷就賭場酒店興建而令綠化及休憩區消失,並由此帶來環境空間的壓迫感、空氣和光的污染問題,諸如此等狀況都在令澳門居民利益受損。

 賀定一還指出,澳門有著中西文化匯粹的特色,中西的建築錯落交織,世遺景點,都構成了澳門獨有的城市風格和文化遺產,是澳門寶貴的財富。澳門發展過程中,要避免出現歷史文化環境受到破壞,以至城市歷史不斷消失,這都是城市規劃要考慮的重要因素。賀定一這建議頗有識見。事實上,現在公眾對於那些摩天大廈將會造成的屏風效應,那些樓宇高於松山而致使一直伴隨澳門人的燈塔溫暖光芒未來可能消失於人們視線內,以及這些所謂現代氣派的高樓大廈與澳門城市原有氣質「衝突」,原有特色景觀被破壞,這又如何體現人與環境的和諧關係?如何使澳門歷史城區的內涵得以保存與維繫?

 毫無疑問,相信每個澳門人都希望澳門經濟得到最大發展,但發展與傳統價值保存並不相悖,反而可以相輔相成而達致更大效益,因為歷史城區和澳門獨特城市面貌景觀是澳門最珍貴資產。名作家龍應台教授在0四年來澳門時,就盛讚澳門「非常美麗」,表示澳門古城是成片的被保護,而不是只保護建築物的個體,澳門古城的肌理還很完好。龍教授告訴澳門人對保護要有長遠眼光,「你們相信我,澳門只要撐得住,以後當其他城市都搞現代化,她就會變得獨一無二,變成一座活的博物館。到時候經濟就不成問題了。」

 現在的澳門經濟不成問題,我們是否應更用心經營、保存好澳門歷史遺產與景觀,這不僅是澳門資產,更是世界人文價值資產,我們對下一代和國際社會都有這個責任。這樣,做好澳門城市規劃,就是彰現責任的承擔。

 另一方面,一個城市規劃的好與壞還在於其設計部局、品味和人文素養等要素。專欄作家陳煒恆在接受筆者電話訪問時指出,現在澳門城市建設正走向劣質化,當中最大原因是無一個好的城市規劃,為此就以乎任由承建商的設計師去「自由作為」,但往往又由此引起市民爭論,譬如塔石廣場那大手筆的物體設計,根本就是與周遭環境不協調,更遑論對鄰近民居造成壓迫感,這明顯不是以人為本的設計意念,但政府又是如何審批呢?又如舊大橋填海工程,陳煒恆批評這是對澳門海岸景觀的最大破壞,但這一與公眾利益息息相關的規劃,市民卻無從發表不同意見。還有,綠化和環保要素在相關部門是無此概念,陳煒恆說「搞到城市發展似乎同樹木有仇般,做一項甚麼基建工程,都不理三七廿一就砍掉原有的樹木。」他指出,綠化不是隨便種花草就便了事,這些是沒有生態價值的。再者,由於有關部門不重視綠化,故對承建商沒有切實的質量監管,那些新工程後種植於路邊樹木,要不是樹種不適合澳門環境,要不就是生長艱難(因為土壤質差),要不就很快炤插C

 要指出的是,當強調愛國愛澳、當提出要變革與承擔,現在市民正因為熱愛這個城市,他們表現承擔精神來關切我們這個城市發展的何去何從,關切我們城市原有美麗景觀和傳統價值能得以保存與維繫,但政府又有何作為呢?◇(本報記者 悟塵)



華僑報
6/12/2006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文章stepheng » 週日 2月 04, 2007 17:37

請還松山燈塔完整的面貌

 中聯辦計劃在澳門塡海區松山腳興建的新辦公大樓,消息傳出後,引起社會極大反響,認為會損害“澳門歷史城區”這一世遺景觀,促請特區政府採取補救措施,共同維護澳門歷史文化資源和文化遺產。中聯辦昨日發聲明稱,將調整新大樓的興建方案,使之不會損害上述的景觀。

 昨晩,中聯辦向傳媒發佈相關訊息,表示中聯辦在外港塡海區松山腳新建辦公樓,是經中央政府批準立項、特區政府批地而建的,大樓設計方案亦經中央及特區有關部門按規定審批。目前工程進展順利,基坑工程基本完成,即將進入主體施工。

 【摘錄〈澳人不滿中聯辦新大樓礙景觀,中央從善如流〉,原文載於中國評論新聞網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新口岸區松山腳是一塊“黃金地”,中聯辦擬建九十九點一二米新辦公大樓,其他公司也有計劃興建超高商廈,藉地發展成一個宏偉的“天空之城”。

 但是消息讓澳門市民反應甚大,因為超大型高層建築,一定遮蔽了歷史悠久的燈塔景觀,澳門的地標、世遺的核心組成部分,未來恐怕就“湮沒”在劃時代的超高層建築群之中,喪失了它原來的光輝。

 中聯辦從善如流,接納澳門居民意見,並承諾調整大樓的設計,使之高度不超過東望洋燈塔。不過,我們會問,中聯辦願意傾聽澳門市民的訴求,但是其他大型的公司呢?他們的計劃會改變嗎?中聯辦發言人道出了事件的核心,大樓方案其實沒有違反有關法律的規定,也就是意味着在新口岸松山腳興建超過一百米的建築物合法,那麼我們的商人會否跟中聯辦一樣體察民意?在今天澳門這個商業化社會,筆愚對此並不樂觀。

 歸根究底,立法規管方為上上之策。申遺成功,全世界肯定澳門歷史城區的普世價値,文物應予以最大的尊重。文物保護法的修訂應盡快排在立法會的議事日程,並且應該優先處理。從法律的層面讓新口岸松山腳合情合理合法地“淨空”,還東望洋燈塔一個完整的面貌。

buttiu@yahoo.com.hk

筆 愚


FROM MACAO DAILY
2007/2/2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文章stepheng » 週二 6月 26, 2007 21:16

有南西灣區居民要求政府降低湖畔大廈高度 (批准超高建築物是「敗家仔」行為)


 【專訪】南西灣區居民指出,主教山是澳門重要標誌,南西灣湖區又是東南風通道,興建五十層高廈也是「敗家仔」行為,希望當局順應民意,降低新大廈高度。
 
 就外地發展商決定在南西灣湖畔興建數幢五十層高廈一事,不少南西灣居民向本報投訴稱,興建五十層高廈是「敗家仔」行為。其一乃遮住了主教山,破壞澳門歷史文化的重要景觀;其二乃對人多車多的澳門半島人為製造城市屏風,阻擋空氣流通更新,相關危害將禍及子孫後代。

 投訴之居民要求政府審慎對待民間意見,切勿一意孤行,再衍生出如東望洋山居民的強烈抗議,抗議某兩幢大廈高度超過松山燈塔。

 投訴者指出,南西灣區是澳門難得的可稱為風景如畫的社區,只許保護而不容得破壞。只許有高度限制地興建低層樓宇,以及留足相應空間興建相關的公眾設施,包括公交設施,公共泳池、公共球場等。

 投訴者要求政府順應民意,效法東望洋山麓建築物限高的做法,盡快減降南西灣湖畔在建或未建之樓宇的高度,切勿留下遺臭萬年的「敗家仔」稱號。

 據了解,外地發展商聲稱的五十層高廈樓高至少超過一百五十米,但主教山(西望洋山)高度僅約一百二十米。而東望洋山麓規劃及興建中的大廈,高度也超過松山燈塔,後在民間的強烈異議下,當局才被迫降低相關樓宇的高度。在該問題未順應民意之前,有民間團體直言評擊批准超高建築物是「敗家仔」行為。◇


華僑報
2007/6/26
附加檔案
future.jpg
future.jpg (83.15 KiB) 被瀏覽 28715 次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文章stepheng » 週六 6月 30, 2007 13:43

高官乏問責制澳門將付更大代價


 【專訪】直選議員關翠杏促請政府盡快出台官員問責制度,強調:「我們的社會,再不能因種種原因拖延相關制度的建設,否則澳門將付出更大的代價。」

 在昨日立法會議程前發言時,關翠杏說:現時,由於對領導及主官人員的評核、問責制度仍未出台,致使一些涉及違規施政、對政策執行不力的管員未能有相應機制作出處理,亦使一些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官員可以安枕無憂;更導致但凡有官員調動,都會引來各方揣測,不利施政團隊的建立。面對日益複雜和多變的管治形勢,「有權必有責,用權受監督」的理念必須透過制度予以確保,讓各級官員在權責清晰的基礎上,更好履行其職責。

 她質疑,當局早在二00四年的施政方針中提及,《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已於二00三年完成草擬,其後三年的施政方針中均有提及正對其進行草擬和修訂。但為何至今仍未出台呢?據最近出爐的《二00七至二00九年度公共行政改革路線圖》,《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主要官員通則》這兩份關乎中高級公務人員問責與廉政的法律草案,亦列入改革項目之中。到底當局會否又是繼續拖字訣?著實令人望穿秋水。

 關翠杏指出,回歸初期的施政班子,面對全新的管治環境,無疑需要時間適應和磨煉,但時至今日,澳門回歸已超過七年,經驗不足不能再成為官員「無所用心、但求自保、不願承擔、貪功諉過」、管理無能、決策失誤的擋箭牌。促當局盡快出台權責相應的制度,對問責主體、問責範圍、問責事項、問責方式和問責程序等作出具體的規定,以促使一眾官員更好地承擔起以民為本的施政重責。


◇華僑報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文章wc » 週三 7月 11, 2007 9:38

塔隧 吃一塹 未長一智


 土地工務運輸局昨邀請兩巴測試塔石廣場行車隧道的行車情況,兩部滿載乘客的巴士在隧道入口,彎位等多處地點經反覆測試後據稱都能順利通過(現場目擊者報料卻是幾經艱難險通過),當局將會盡快研究開通車隧的安排。

 塔石廣場設計為人詬病,施工曠日持久,車隧改了又改,當局始終不肯定廣場啟用或車隧開通日期,昨日工務局發出車隧測試順利消息,但仍未確定通車日期,官員繼續「唱慢板」,小市民唯有繼續忍耐,大家都急切期盼塔石車隧開通的一天,實地體驗這條幾經改動的車隧是怎麼模樣,搞到當局暈頭轉向,遲遲未敢開放!

 看工務局發出的新聞稿,真的感覺「澳門真的與前不同!」一條全新建造的行車隧道,竟要找來兩部巴士測試是否可安全通過!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不是設計早有問題,又怎會搞到如今這般尷尬局面!

 「經一事,長一智」,看來不適用於特區政府的一些部門,因為早前都有廣場、天橋,隧道等建成後發覺有問題,可惜是有關部門與官員沒有好好吸取教訓,錯誤的歷史不斷重演。



正報 正論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wc » 週三 7月 11, 2007 9:49

廣場多項設計受爭議

  施工逾兩年的塔石廣場工程,在施工埋尾時,廣場的佈局、裝飾和“U”形行車隧道等備受爭議,遲遲未能完成驗收。當局吸納社會意見後,對多項設施作出不同程度的修改,其中爭議最大的“U”形行車隧道昨日終順利通過當局安排的巴士測試。

 當局為美化和增加荷蘭園區的活動空間,並將議事亭前地、望德堂區和大三巴區的遊客分流到塔石一帶,遂決定將塔石廣場改建成為本澳最大的廣場。工程於○五年五月開工,廣場近高偉樂街一側建有綠化休憩區,近沙嘉都喇街一側為三層高的飮食娛樂中心及三層地庫商場。

 其中,該建築物外觀設計過於“獨特”,屋頂上如虎爪的鋼鐵裝飾支架,猶如張張利刀指向對面的住宅樓宇,住客反映“心感不安”,要求當局拆除“虎爪”裝飾。當局於今年年初將這些影響居民心理的鋼鐵支架拆清,爭議稍為平息。

 最受關注的“U”形行車隧道,最高車速限制為時速三十公里。社會人士意見認為,隧道的行車速度為市區道路限速的一半,加上隧道入口需要拐彎九十度,而且無緩衝區,大型車輛通過時會有問題。

 坊間甚為關注大型車輛進入隧道時能否維持雙線行車,以及三十公里的最高時速限制,憂慮會令荷蘭園區的交通更加擠塞,慢速行車廢氣排放更嚴重等。

 廣場設計師解釋在設計“U”形行車隧道時,正値政府聘請香港地鐵公司進行澳門輕軌第二階段的諮詢及硏究工作,當時的輕軌方案其中一個可能性,就是在塔石廣場下面設市區線的第十三號站。因應當局的要求,要預留一個寬達一百二十米的空間,作為地鐵站臺。

 也預留了相當部分區域,將來可裝置地鐵站的大型抽氣系統。鑑於當時地鐵方案仍不確定,因而設計相應調整,由直路改為“U”形隧道,預留的空間現時全部用作地下旅遊巴停車場。“U”形行車隧道為雙線單向行車隧道設計,每條行車線寬四米,一般私家車在隧道內行走絕無問題。

本報記者


澳門日報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wc » 週五 8月 17, 2007 0:24

關翠杏再質詢移民政策


 【本報消息】議員關翠杏指出,《基本法》規定政府必須答覆議員對政府工作提出的質詢。可是,貿易投資促進局對其三番四次就投資移民政策質詢一直無半點回應,認為官員官僚、傲慢,視議員監察於無形。

 她再次質詢政府移民政策的思路如何,有否落實引入人力和財力資源的同時,不會增加社會負擔的承諾。為何投資居留政策的數據如此密實,究竟是否政策需要,要對社會有所隱瞞,到底公衆有何便利途徑可以獲得相關資料。當局曾否對移居本澳的人口作過長遠的政策規劃。

通稿覆不同問題三質詢

 關翠杏在書面質詢中指出,《澳門基本法》第七十六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有權依照法定程序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第六十五條同時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必須答覆立法會議員的質詢。”

 她先後於二○○六年四月十八日及七月十四日、二○○七年二月六日及廿八日,就投資移民政策質詢當局。可惜貿易投資促進局卻對其書面質詢敷衍以對,有些問題三番四次追問,仍無半點回應,更以一篇十行字的通稿同時回覆議員三份問題不一的質詢。

 如此行徑,折射出官員的官僚作風及傲慢心態,更反映出相關官員視議員監察政府工作的權限於無形,實在令人遺憾。

無回應移民增社會負擔

 為此,關翠杏第五次質詢當局,希望有關部門能切實回應,尤其希望主責官員尊重議員依照《基本法》行使的職權。

 一、她再次質詢當局,有否評估購置不動產獲準在澳居留的人士給澳門的社會設施和福利保障的需求。去年十月獲回覆“貿促局現時正硏究與其他有關政府部門合作,就依據投資居留法獲批的申請人對澳門的社會設施和福利保障需求作出客觀分析,務求在引入人力和財力資源的同時,不會增加社會負擔。”

 大半年過去,有關問題仍未獲進一步回應,究竟上述工作有否落實?何時才會有初步的硏究結果?“曾否評估投資居留政策對居民居住素質的影響”的問題為何同樣未有回應?

缺乏投資居留政策數據

 二、投資居留政策極受社會關注,但在貿促局的網站中,有關該政策較為詳細的數據只公佈至二○○二年,二○○五年只有卷宗申請及獲批的總數。

 其後某些數據偶然可透過傳媒或議員的質詢回覆得知,除此之外卻沒有任何公開途徑獲悉有關資訊。需要質問的是,為何投資居留政策的數據如此密實?究竟是否政策需要,要對社會有所隱瞞?到底公衆有何便利途徑可以獲得相關資料?


 三、特區政府對移民政策的思路是怎樣的?當局曾否對移居本澳的人口作過長遠的政策規劃?會否因應地區發展需要規限移入人口的質和量?今年的施政報吿中提到,“政府將在今年啟動更為全面的硏究,力爭盡早制訂符合澳門發展實際的人口政策。”請問現時有何進展?


澳門日報
2007/8/14


 如沒有利益在里面,何必這樣鬼鬼祟祟呢?

 世界各地多採取各樣措施來壓制樓價飈升,在經濟差的時侯有些國家都通過投資移民來吸引資金,但哪有經濟好時還大搞投資移民?

 近的珠海買一百萬的樓才送一個兩地車牌,而生活指數高得多的澳門,買一百萬、一百五十萬的樓卻送全家身份證送福利,投資移民對大多數澳門市民有何好處?直處帶來的是令多數澳門人成為房奴,間接弊端令租金大升,成本增大,百物騰升,令低下階級百上加斤,增大貧富懸殊。

 誰在投機移民中大獲漁利呢?當然又是那幫經常在報紙電視上自稱愛x愛澳的奸商了。投機移民帶來的弊端誰人都可以看到,現在為何只是緩兵之計而不停止呢?有權真好,難怪權力之爭有史以來從未停止,因為有權就可以為所慾為!

 什麼是以民為本?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wc » 週二 8月 21, 2007 16:35

公園改建須以民為本

 【本報消息】近年當局開通和整治一些道路交通設施時,亦考慮在工程期間一倂為區內增加一些休憩空間,如重整廣場、公園等。然而,有關設施建成後不少都被外界批評“好睇唔好用”,甚至“有得睇冇得用”。若當局斥巨資設計和興建的民生設施未能做到以人為本,豈非旣浪費公帑,又不能回應居民需要?

個別休憩區不實用

 在博彩業發展和帶動下,本澳不少基建設施得以落實興建,加上賭場酒店相繼開業,道路開通、交通整治、行人設施的設置令城區的規劃有了較大的變化。在整治道路交通設施期間,當局亦會考慮為附近增添或重新規劃休憩空間或場所,如葡京酒店對出的亞馬喇圓形地、西灣大橋氹仔出口處,有關設施無論設計和興建都耗費不小,不過外界批評兩處的設施只追求外觀。

 雖然位處賭場旅客旺地以及跨海大橋的出入口,設計較重於點綴或裝飾城市景觀,但結果似乎只堪觀賞,而且美觀與否還見人見智。

重植樹木難作遮蔭

 因應本澳泊車難問題,當局年前開始在本澳十個地點建地下停車場,其中半數選址在各區的公園或附近地段。由於地下停車場的工程須由地面向下挖土,施工地段及周圍的樹木幾乎無一能保留。停車場建成後,公園雖然得到重建,但地下畢竟已挖空,只可改種小型樹種,否則過於粗壯的根部會直接破壞地底的結構。

 而且樹木植下的頭幾年都顯得十分稀疏,沒有遮蔭降溫的作用。有關情況在工程前應該可以預料,有關部門在重建公園的設計上,多考慮遮蔭擋陽以及其他輔助設施。而且使用公園的是一般居民大衆,空有公園的外形,沒有公園的內涵設施,便無法為居民所用。如果要透過其後的工程補充、加建,那麼可以看到,原來的設計根本沒有考慮居民所需。

選用材料須顧實際

 除了興建和重整廣場、公園的設計問題外,部分廣場、基建設施選用的建築或鋪地材料更強差人意。如塔石廣場地面大面積選用葡式石仔鋪砌,反光的石仔,在太陽直射下更感熱氣蒸騰,遇上天雨,路面又濕滑;連接關閘邊檢大樓的路段,每日十多萬出入境的人潮,以葡式石仔鋪砌路面便明顯不符合現實環境,不僅行人不好受,石仔也不斷鬆脫,需要不時修補。

 廣場、公園或配合新建築而建的行人設施,設置的目標都是服務居民或遊人,希望當局在設計過程中更多考慮居民和實際環境的需要,把城市基建設施更好服務人群。


坊會冀完善設施為民所用


 【本報消息】重建後的祐漢公園因配套設施不足,未能為該區居民提供方便。馬黑祐坊會理事長吳雲仙表示,公園作為居民重要的休憩、娛樂場所,設計上應考慮居民的實際需要。建議當局做好祐漢公園後期跟進工作,逐步完善休憩區的遮蔭配套設施,做好綠化,令公園眞正為民所用。

公園常客寧留家中

 地下停車場工程前,祐漢公園是北區居民一個重要的娛樂、活動場所,每天都有為數不少居民到此休憩。舉辦活動或節慶時,更是人頭湧湧。

 早前,當局為了紓緩北區車位緊張問題,於祐漢公園建地下停車場。為配合施工,原本祐漢公園以及周邊的遮蔭大樹被遷走或被砍伐。

 重建公園後,新栽樹木及綠化花圃未能即時起到遮蔭作用,其他遮蔭設施又未如理想。踏入夏季,天氣炎熱,太陽直射,令到不少經常到該公園閒坐、乘涼的長者,只能留在家中。

 吳雲仙表示,北區人口稠密,可供居民使用的康體活動場所並不多。祐漢公園儘管面積不大,但位置貼近民居,一直很受居民歡迎。重建後,公園的活動空間雖然增加了,但使用率卻降低了。她指出,現時公園的整體設施不太理想,特別是遮蔭設施及環境綠化方面。

增添大樹遮蔭設施

 另外,吳雲仙建議,當局在公園設計上應多考慮環境因素,並關注現時公園的設施問題,盡快完善。公園內應盡快增種大樹,加建走廊式遮蔭設施以及增加有上蓋的休憩座椅。舞臺附近的環形地可補種花草,旣美化環境,又不浪費場地。

 另外,公園內應增加一些多元化的設施,如動態的運動設施或靜態的棋盤之類,才能滿足居民的不同需要。


居民慨嘆得物無所用

 【本報消息】祐漢街市公園重整後啟用已近一年,居民多次反映該公園設施不完善,遮蔭樹木及綠化環境設計不足,未能眞正照顧到他們的實際需要。除了公園設施,本澳部分新建或重建的廣場和公園同樣出現類似問題,居民慨嘆“得物無所用”。

 重建後的一些公園或廣場,面積雖然擴大,卻空無一人;即使有小部分的遮蔭走廊,但又沒有設置任何座椅。以祐漢公園為例,供居民閒坐的石凳沒有加建上蓋,烈日下石凳非常燙手,根本難以坐下;公園周邊栽種的樹木、花圃,由於新植,還顯得很稀疏,未能發揮遮蔭作用;下午艷陽高照,有居民見街市外圍的花攤已收檔,便跑到該處乘涼;大約到傍晩五、六時後,才陸續見到居民走往公園。

 面對“好睇唔好用”的公園,居民大嘆無奈。他們表示,寧願留在家中吹風扇,都不會到公園來。現時公園整體設施並不理想,設計一味追求外觀美感,“得個睇字”,沒有考慮到使用者的實際需要。

 夏日炎炎,公園就如同露天大火爐,連一個遮蔭的地方也沒有。公園內唯一的遮蔭走廊由於建得太高,未能發揮作用,一到落雨天想避雨都不能,風一吹衣服即盡濕。平日如有活動舉行,居民也只能頂着烈日觀看表演。

 有居民希望當局增加更多符合需要和切合時宜的設施,才能吸引更多居民使用。


澳門日報
2007/8/21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wc » 週三 8月 22, 2007 15:40

當局氹仔豪宅拘六黑工
傳聞現場單位屬勞工局長孫家雄所有,孫家雄回應時否認。


 【本報消息】勞工局聯同治安警察局人員前日下午在氹仔一個裝修中的豪宅單位內查獲六名黑工,工程判頭被帶走調查。傳聞現場單位屬勞工局長孫家雄所有,孫家雄昨日回應時否認。另外,警員在氹仔大連街一家超市內查獲一名非法工作的內地女子,超市女東主被警方帶走助查。

 查獲黑工豪宅位於氹仔東北大馬路海逸庭園五樓一單位。有匿名人士報料,指現場單位屬勞工局長孫家雄所有。孫家雄昨日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他目前居住澳門半島,否認是單位業主,對事件並不知情。

 勞工局聯同治安警察局,前日下午四時調查海逸庭園五樓一裝修中的單位,查獲六名持內地通行證的黑工。四十餘歲姓陳判頭承認僱用該批人士,表示由七月中開始聘請六人,主要從事木工,日薪由二百五十至二百八十元不等。有關僱主連同六名黑工被帶走調查。

 另外,治安警員前日上午十一時調查氹仔大連街一家超市的僱員,在超市內工作的一名女子出示中國護照。超市四十餘歲姓黎女東主承認僱用該名女子,稱兩個多月前開始聘用,月薪三千四百元。兩人由警方帶走調查。


澳門日報
2007/8/3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wc » 週三 8月 22, 2007 18:41

孫家雄稱私隱不認撒謊

 【本報消息】警方日前在氹仔一豪宅拘獲六名裝修黑工,勞工局長孫家雄回應傳媒是否豪宅業主,竟出現兩個截然不同的版本。向本報記者聲稱“冇呢回事”,其後對另一報章記者卻承認單位為其所有。

 本報記者昨日再度追問此事,孫家雄聲稱“冇呢回事”的回應,“只為保障個人私隱”雲雲,“不想人哋知我住邊,更唔希望有人嚟騷擾我屋企人……,所以呢樣嘢我一定要避。”

回應本報稱冇呢回事

 孫家雄昨日堅持不承認為“私隱”向傳媒撒謊。這宗豪宅黑工事件發生於本月一日下午,當時治安警察局聯同勞工局人員到氹仔海逸庭園一個裝修中的豪宅單位內查獲六名黑工。本報接到匿名人士報料,指該單位屬勞工局長孫家雄所有。

 為此,本報記者前日即在公開場合當面向孫家雄求證,惟孫家雄表示“冇呢回事”,並稱之前已有傳媒向他查詢,也否認有這一回事。孫家雄並說,“好多人都知我屋企喺澳門,唔喺氹仔。”

 他個人也談到自己經常成為“衆矢之的”,更難堪的說話都聽過、見過。然而,孫家雄回應另一傳媒機構卻坦言承認該單位是其委託則師樓負責有關裝修工程,更已就事件向當局備了案。

唔願公開住所怕騷擾

 對於孫家雄先後回應傳媒時竟出現兩個截然不同的版本,本報記者昨日再度追問。

 孫家雄辯稱,因為屬個人私隱,“我唔想人哋知我住邊,如果啲人嚟搵我就好麻煩,但依家冇計啦!呢度我可能住唔落去,要賣佢啦!”他亦承認,正因為其崗位,“更唔願意公開住所,唔希望有人嚟騷擾我屋企人,所以呢樣嘢我一定要避!”

 孫家雄又指,該局打擊黑工亦不會公佈業主為何人,“只會公佈拉唔拉到僱主,呢個僱主是否判頭。”他認為,此事件癥結點與單位業主無關,而是在於有無良商人僱用黑工。

 孫家雄更指,保證工程不會聘用黑工,基本上不是屋主的責任,是作為承建商的責任。今次孫局長豪宅“出事”,他稱是承建商交予二判,二判在僱用工人上出現問題。

 孫家雄表示,事件已交由警方處理,並強調“我哋喺打黑嗰度絕不手軟,無論係邊個嘅住宅,我哋都照做,仲要盡快去打黑!”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wc » 週三 8月 22, 2007 18:44

孫家雄不再回應新居僱黑

 【本報消息】對於新居裝修工程被查出聘用黑工的事件,勞工局長孫家雄昨被傳媒追問時表示,不會再就事件發表意見。

 孫家雄昨日上午列席立法會第三常設委員會討論新勞工法的會議後,被記者問及有關消息指當日勞工局稽查人員接獲線報到他在氹仔新居查辦黑工時,曾經知會局長。

 雖然他指示“照做”,但外界質疑有關程序是否失當?孫家雄回應說:“就事件,我不會再發表任何意見。”說罷隨即離開。


澳門日報
2007/8/7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wc » 週三 8月 22, 2007 18:46

譚伯源:政府支持孫家雄

 【本報消息】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表示,有關勞工局長孫家雄新居裝修工程發現黑工一事,相信所有要負責的人都會受到應有的處理,至於孫家雄的個人誠信問題,公衆自有評價,政府則會繼續支持其做好局長的工作。

 關於勞工局長孫家雄新居裝修單位內發現黑工,譚伯源表示,治安警察局已就此事展開調查,有關調查仍在繼續中,相信最後所有要負責的人、應該要負責的人及需要負責的人都會依法律得到處理。

 但他指出,必須公平和客觀地看此事,在整個事件的執法過程中,沒有人有妨礙執法的意向,亦沒有人作出任何掩飾、通報、“通水”的情況。

 譚伯源強調,孫家雄在聘請則師樓負責裝修工程時,有明確證明就防止違法行為作了充分準備,包括在協議上強烈警吿不能聘用黑工等,但有關事件現階段仍待警方跟進調查,相信警方一定會將應該要負責和需要負責的人士作出應有的處理。

 對於外間指孫家雄新居是豪宅的問題,譚伯源指出,該居住單位是在一座高層大廈內,一個位於中低層的單位,孫家雄當時約以六百五十萬港元購入,在購買該單位時,將其原居住單位以三百多萬港元售出,以及向銀行按揭貸款二百萬港元,之後向新業主租住原單位,待新居裝修完成後再搬遷。由這些資料大衆可以判斷和分析,單位是否超出其負擔能力。

 至於此次事件對孫家雄誠信有否影響,譚伯源表示,絕對相信市民大衆會以孫家雄一貫以來的做事作風,作出較公正的評價,政府則會繼續支持孫家雄做好局長工作。


澳門日報
2007/8/10



孫勞工局單位內有咁多黑工不屑對公眾交代,又是私隱,
譚司長這樣爆孫局長的私隱有沒有問題?
這是勾心斗角還是官官相衞?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wc » 週四 8月 23, 2007 23:10

反駁「做騷說」 關翠杏有進步!

 隨著社會進步、民智提高,立法會作為政治角力場所的本質愈加明顯,勞工界直選立法議員關翠杏指出,這是正常的態勢,因為社會不同利益不同界別的意態是必然在立法會反映出來。亦由此,議員們加強行使對政府監察的職權,不應視作議會與政府關係緊張;同時,議員之間的角力,亦應是議會應有的常態,「沒有不同意見的議會才不正常。」 

 在剛過去的立法會期裡,對政府批評的聲音多了,亦由此有疑問議會與政府的關係會否趨向緊張?關翠杏接受記者訪問則認為,這不算什麼緊張,或者從立法會行使監察權的角度看,這個會期,政府面對受監察方面的問題是多了。  

 無疑,監察的問題多了也不是無緣無故的,關翠杏指出這是正常反應,事實有兩個因素導致的。其一,特區政府經過七年施政,民間社會對政府要求提高了,希望政府要完善各項制度和強化施政能力,而作為監察機構的立法會同樣需要面對公眾,這就促使立法會更加要發揮監督政府的角色。其次,政府本身亦出現狀況,尤其是在去年十二月發生歐文龍事件,社會要政府加強廉政建設的訴求,而立法會是要更好推動政府廉政建設。而在之前,因為東亞運費用的龐大支出及多項基建工程超支事件,這已是揭開了立法會要強化監察政府的職權的發展。這兩件事,社會要求政府提高透明度,加強對官員能力要求,以及遵守權力上制衡,不要太過放任,「這些社會訴求是直接地反映在立法會上。」關翠杏說:「這是立法會應有職權的行使,有的人講關係緊張,其實是大家未適應這樣變化。」 關翠杏指出,政府官員需要完全明白,在特區政治體制,基本法已清晰規定了立法會監察政府的職權,「問題是在於立法會如何行使而已。關係緊不緊張,關鍵是政府官員要面對,這個,隨著民主政治逐步深入,應有正確認識。」 

 然而,亦有看法指一些直選議員為了選票而常做騷,對此,關翠杏反駁指出,「我覺得,從政治社會看,這是正常的,難道議員不用向選民交待?我們履行責任,為何講到做騷呢!」她認為,任何民主政制,議員都需要面對公眾,作為議員若不監督政府就是不負責任。」 

 她亦指出,政府官員尤其不能以「議員做騷」的心態來回應議員質詢。她表示,從官員回覆議員質詢是看到兩種態度,有的官員是很認真回答。有的則是答非所問,更過分的是對幾份質詢卻同樣答覆,「官員這樣心態絕對不正常,亦不可接受。這些官員不求進步,亦用傲慢態度,不重視議員質詢。」關翠杏批評這些官員根本上連自己要做甚麼都不知道。毫無疑問,基本法明文規定政府答覆立法會議員的質詢,以及賦予立法議員「有權依照法定程序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關翠杏指出,官員必須遵守基本法,要完全履行自己職責,絕不能敷衍議員質詢。「官員口口聲聲講同議會充分合作溝通,但有的人是做另一套,這是最不好的。」她並認為,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有需要重視官員心態問題的苗頭趨勢。  

 另一方面,特區政治生態環境的演變,亦促動了議員之間的角力愈加分明,對於這發展情勢,關翠杏認為是「很正常的事」。她指出,立法會是民意代表機關,社會民意一定來自不同的界別利益和不同層面代表,如此在立法會出現不同的角力是正常的,「只有經過角力,才能最後達到平衡」;「沒有不同意見的議會才不正常。」就以正在審議的《勞動關係一般制度》法案而言,「若沒有各自基本立場的表達,我覺得是不正常的,有才是正常。」 

 不過,她亦指出,議員應有兩個身份,一是本身界別或利益代表的身份;一是以維護社會整體利益的身份,而這是作為立法議員都要有這個政治責任。由此,對法案或事物,各議員在充分表達、多方爭論及極力爭取後,最後一定要看中間有一個共識。「議會二十九位議員都有自己一張票,但議員絕不能不看社會反應,不能只閉眼看自己界別和利益,一定要看社會反應,同時要考量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形象。事實上澳門是生存在國際社會當中,要與國際接軌,另方面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區,我們要同區域共融。因此,澳門是不能自己關埋門做一個法律的。」 

 同樣說到新勞工法案,關翠杏表示,澳門不能獨立制定勞工法,必須參考其他地方法規和遵循相關國際公約規定的原則。顯然澳門現在有大型國際企業,亦有夫妻檔的小企業,在勞工法如何取得平衡呢,「其實在國際公約裡已有了一般標準,我們現在制定的勞工法亦是基準規範,作為走向國際城市發展的澳門是要遵守國際社會已有基準。」關翠杏認為,對法案出現爭論,角力只是一個過程,但它不應是最終結果。至於勞工法案在開始時是有爭議,但相信會逐漸回到正軌。  

 從議會工作及與政府關係等問題再說到法治觀念,關翠杏認為,法治觀念的建立需要由高層先行再往下推動,「首先在政府高層的觀念要變,過去法治觀念薄弱,有甚麼事私下傾掂就算數。但隨著社會深入變化,我們過去這種小城特有運作模式要變。現在大家都希望建立公正公平透明的社會,我們不能再以舊模式運作,應該靠制度靠法制。」關翠杏坦言,她亦是從小城舊模式的氛圍走過來的人,但現在觀念思維要改變,需要向公眾交待,再不能打個電話私下搞掂。


華僑報 記者 悟塵
2007-08-22


"有的官員答非所問,更過分的是對幾份質詢卻同樣答覆。"
不禁使人想起冷面笑匠、有人肉錄音機之稱的張國華保安司司長,這些在一人之下的司長都如此,下面的還能有要求嗎?有哪個司長像樣的?這些司長是誰欽點的?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wc » 週二 8月 28, 2007 16:19

走入群眾是不敢還是不慣?


 街總理事長姚鴻明認為官員應更多與市民直接溝通,相信會比現有的諮詢方式效果更好!連自命為政府與市民間橋樑的街總,今時今日都認為官員應與市民直接溝通,可想而知,特區官員對諮詢工作的思維大大落後於形勢。

 回歸以來,特區政府仍舊抱著「老皇曆」不放,對政府施政及社會問題的諮詢仍主要依賴民間團體,事實証明這種方式未能掌握好民情,已不適合現今社會,否則就沒有今年的五一遊行事件。

 社團諮詢的缺陷在於社團所代表的利益並未能真正代表市民大眾利益,況且澳門社團多如牛毛,領導人的代表性,認受性很多時也受人質疑,一些人更是橫跨多個界別的,多重的身分,亦糾纏更多利益關係,此外還有一個就是水平問題,不過上述這些都不是今日要講的,筆者想討論的就是為何特區官員鮮與市民直接溝通的問題。

 兼聽則明,偏聽則昏,雖然近期政府已採取更多元化的措施收集市民意見,如問卷調查及街頭訪問等,但這還不足,溫家寶總理也叫官員走進群眾裡去,惟特區官員卻不喜此道,不獨不會落區聽市民意見或出席一些民間舉辦的論壇,記憶所及,更從沒有一位司長級人員出席澳門電台的「烽煙」節目,與聽眾直接對話,討論施政得失,香港特區政府在最近的「皇后碼頭」事件中,向有「精英心態」的高官也走到民眾抗爭最前線,出席抗爭者的論壇,不要理會這是政治姿態也好,做「騷」也好,這是港英時期殖民政府所沒有過的,反觀澳門仍是那樣,官員與市民好像不是生活在同一空間,要靠人傳話,沒能直接交流,究竟是我們的官員「不敢」還是「不慣」?誰人可給與答案?


正報
東方生
2007-08-28


我猜是不敢:
某司長:講什麼法律?有咩事用相機拍低,大家私下溝通下不就可以嗎?
某司長:我的特長係讀稿咋.
某司長:你地唔係要搞我部人肉錄音機走入群眾呀,而家都興MP4啦.
某司長:我時不時要拖唊銀紙過香港擺係夾萬度,又要翻曬屋成千萬的魚翅燕窩唔係好易發毛架,又要遙控英國股市,點可以行開架呀?
某司長:唔好搞我啦,我批什麼都超支一大截,有局長豪宅裝修請黑工俾人篤曝就搵我去撐佢啦.

澳門有保安司、社會文化司、財政司、行政暨法務司、工務運輸司,請不要對號入座.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下一頁

回到 讀書讀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