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無文化 城市就無品味

天亮了還是這樣黑,天黑了還這樣亮著.

Re: 官員無文化 城市就無品味

文章wc » 週一 3月 04, 2013 18:12

公民抗爭勝利西灣湖成標記

 已經擾攘多時的西灣湖夜市計劃,昨日終於由政府最重視的社團,向民署扔下最後一根稻草,在這場由民署廣邀社團出席、面向社團組織的最後一場西灣湖廣場綜合旅遊項目公眾說明會中,不但沒有一名出席者舉手支持該項目,甚至連一半的出席率也沒有,冷冷清清的場面,似乎在預示計劃的最後命運。

 還記得最初夜市計劃出台時,民署獲得不少社團的支持和認同,但經過過去一段日子的民意壓力下,這場說明會的現場情景,佐證了連民署最親密的社團朋友,也紛紛對民署避之則吉!

 據悉,今次最後一場面向社團的說明會,民署共向二十多個社團發出了邀請,但現場逾120個座位,只有約50人出席,不但過去社團組織人員出席撐場的熱鬧場面消失,發言者更寥寥可數,甚至有多人提早離場,再加上出席發言者無一人撐政府,真可以用「衰到無朋友」來形容主理整項夜市計劃的民政總署今天的處境。

玩弄公眾搞出禍事

 事實上,本澳作為一個朝世界旅遊休閒城市發展的旅遊城市,研究發展夜市,利用本澳獨特的美食發揮引客功效,本應是水到渠成,獲得社會上下的認同推動,可惜行政當局錯把工作交予一向漠視民意,儼如一個獨立王國的民署主理,實施由上至下,過場式廣邀只懂喊支持的社團諮詢意見,才種下今日備受整個社會強烈反對的結果,實在是一次「自討苦吃」的實例,更是本澳發展公民社會的一次很好案例。

 從過去幾次一面倒反對西灣湖夜市計劃的說明會上,可以看到,公眾大多數是反對於西灣湖設置夜市,也有很多人要求另覓選址,顯見公眾明白發展夜市是對路的政策,只是由於民署玩弄公眾,才搞出這禍事。在重新諮詢的幾場公眾說明會可以發現,公眾的意見已經很清楚。

 透過今次西灣湖夜市,本澳居民以理性、堅定的意念,展示他們堅守的底線,也是對政府過去一直強調社團社會的一次無聲抗議,成功示範了一次理性公民抗爭的過程,也讓本澳的公民社會發展益加成熟。

 今次事件,也再次向政府說明,今日的社團社會已不能滿足公民社會發展的要求,如果政府還是一味依賴屬於施政同盟的社團提供意見,只會如這回般再陷泥沼,當局應積極認知公民社會發展的重要,在施政上認認真真聆聽民意,兌現陽光施政承諾。

新報
2013年3月4日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Re: 官員無文化 城市就無品味

文章wc » 週四 5月 02, 2013 23:42

和諧寳地

 看政府公佈的部分善豐花園結構受損報吿,看得人眼傻,報吿一方面指大廈不存在混凝土質量偏低問題,可是,當時導致大廈緊急疏散而且至今仍被認為不修復便“不適合居住”的大廈,事故主因是“二樓個別結構柱質量嚴重偏低,因這些結構柱混凝土強度低,破壞只是時間問題”。

 朋友看了,寫了篇叫“柱呀柱,辛苦了!”的文章,暗諷整個報吿沒有歸責任何人,只是將問題歸咎於“那條名為P9的柱”,原因是報吿指大廈“二樓P8、P9、P17及P22柱的混凝土質量嚴重偏低,尤以P9柱更為嚴重”。可是,這條名為P9的柱,不是結構柱嗎?一座大廈的結構柱出了問題,怎麼可以沒有任何人需要負責?更重要的是,負責調查的專家說這條混凝土質量偏低的柱,“實際安全係數為0.67 至0.94 之間,遠低於設計安全係數(2.0)及規範要求的安全係數。導致此情況的因素有:施工過程中使用了不合格的混凝土,或澆注混凝土過程中施工質量差。”引文中最後的兩句說話,起碼已經揭示了當年不是有人刻意偸工減料,就是驗樓時有人連結構柱都沒有好好查驗,這些“有人”,當然是調查是否需要歸責的方向。

 澳門人自從富起來後,剛碰上香港好新聞不多,越來越不喜歡過往那種凡事以香港為師的思維習慣。善豐花園報吿部分出籠不久,剛巧香港的南丫島海難事故調查委員會完成了去年國慶節的海難報吿,我們還眞的要拿兩者比較一下。執筆時沒看到報吿全文,可是,根據傳媒報道,知道報吿中旣批評了香港海事處過去在批圖、驗船等方面,幾乎每個階段都接二連三有人犯錯,又對港燈的航行管理、船上沒有兒童救生衣,大人的救生衣出了甚麼問題等等,都有仔細的說明。最佩服的是調查中連一九九五年時船隻的最初設計也找來了,知道設計沒問題,卻因為後來的船厰繪圖員出錯,造船時用的是錯圖,驗船時根據的卻是原有沒錯的圖則,沒看出問題,所以“政府責無旁貸”,港燈也要負責。

 澳門呢,除了那條結構柱,沒有完全公開的報吿基本上排除了其他一切可能歸責的對象,怪不得朋友要為P9號柱呼冤,更怪不得有人總說澳門是個和諧城市,我們連這樣大的有人為錯誤在當中的事故,都可以人人不用負責,這個地方,不是和諧寳地,是甚麼?

林玉鳳
澳門日報
2013年5月2日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Re: 官員無文化 城市就無品味

文章wc » 週一 4月 13, 2015 18:24

讓澳門戴上假面具吧

 如果有一天,我們從香港乘船回澳,又或是日後的新城填海區真的一如當初規劃,會建成優閒的小碼頭,讓大家可以乘船往來澳門與氹仔,然後我們在水中央往澳門半島一看,映入眼簾的是一堆賭場和酒店,曾經在公民教科書上出現的松山燈塔,或東望洋燈塔,完全不在視線範圍內,我們是不是還會有種“回家了,看見澳門了”的感動?抑或,我們真的會因為看到一幢又一幢模仿歐洲與拉斯維加斯的巨型建築物而自豪?還是乾脆改寫教科書,說最能象徵澳門的就是金沙賭場和一個既沒有漁人又沒有碼頭的漁人碼頭摩天塔樓?如果這一幢又一幢的龐然大物阻擋的不僅是視野,我們看不到的不僅是昔日東西望洋的那一幅寧靜優雅天際圖,還有滋養島民的清風,我們是不是真的還要歡欣鼓舞?

 政府在復活清明假期前突然公示漁人碼頭A地段的最新規劃條件圖,允許漁人碼頭建一座九十米高的塔樓,而不是原來規定的最高六十米。九十米是松山那麼高。不用電腦模擬,任何人只要想像一下就會知道,在澳門沿岸地方建一座九十米高的大樓等同阻擋從海上觀看松山觀看燈塔的視線。事後到蓮花衛視討論事件,一位觀衆來電說也許是因為今天海上船隻用的都是電腦導航,燈塔不再具有導航功能,所以政府認為建高樓擋着燈塔也沒有問題。先不管政府根本從來沒解釋將六十米放高為九十米的理據,就是他真的認為燈塔沒有現實的導航功能,我們真的就應該任憑以發展為名、以配合旅遊業需要為名而放棄守衛燈塔的景觀?

 另一位家庭觀衆說到心底去了:“為甚麼我們明明有一個真實的歷史景觀政府不好好保護,反而要批出一個假的、仿造的建築物去阻擋原來的真實歷史景觀?”因為,松山燈塔要照亮的其實不是歸途,而是一顆又一顆的歸心,那顆顆歸心,叫做身份認同,叫做澳門人的認同。讓澳門的沿岸天際線都變成賭場酒店,澳門就會變成一場沒有人真心對待的假面舞會。

林玉鳳
澳門日報
2015年4月9日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Re: 官員無文化 城市就無品味

文章wc » 週一 4月 13, 2015 18:27

【愛瞞來論】當不只是李燦烽

 從工務局的回覆︰「土地工務運輸局重申,會堅定不移地配合有關部門做好保護世遺的工作。」然後置文化局的建議於不顧。社會上普遍懷疑工務局長李燦烽。這位李先生的局長當得奇怪,明明審歐文龍時已經離開了公務局系統,工務局裏也不是沒有其他廳長可以勝任,他回朝而且由副局長坐正成為局長更令人疑惑?

 首先要從他的行為來看他是否勝任這個局長。審歐文龍時,法官問佢乜野,這個李燦烽不是「不記得」、就是「不清楚」。即係話D文件佢有份簽名的,全部以「不記得」和「不清楚」賴掉。這些不記得,只有兩個可能︰是真的不記得,和假的不記得。如果是真的不記得,他這個人應該要接受醫學治療,好端端的一個人,記憶力如此之差,應該在家裏休養,不應該再做官,甚麼都不記得做官會很危險。如果是假的不記得,亦即是明知道內裡乾坤而口說不記得,那就是講大話。

 在歐案中,李燦烽的「不記得」和「不清楚」引申到的兩個結論。不是沒有記憶力,就是故意講大話。咁李燦烽來做工務局長,是不是他的錯呢?當然不是,如果特首叫了南灣紅衣人(常常示威那個)去做工務局長。要怪責的不應該是被任命的人,咁大隻蛤乸隨街跳,邊有人有官都唔做?那另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特首要任命一個有問題的人去做官?

 縱觀李燦烽的行為,現在在公開場合,不管是問他收回閒置土地,還是漁頭放高,記者扑咪時他都急急腳走掉,採取「不回應」態度。而批過的公文,又會以「不記得」來賴掉。

 任用李燦烽的人,好明顯是睇準佢有這種特異功能,「批前不回應,批了不記得。」將所有dirty job推到他的頭上,自己就去宣佈收回幾用閒置土地來認屎認屁。

 由於李燦烽有「批前不回應,批了不記得」的功能,而且也由於出身背景,看來對澳門也沒有多大的歸屬感,搞到澳門奇形怪狀也好像不關他的事。但是有一點他好像忘了,崔世安做特首不停地講「陽光政府,科學施政」。不回應,不記得的人是「陰濕」的,咁又如何「陽光」?破壞世界文化遺產是對旅遊城市來說是「笨實」的,林玉鳳說得好,明明有一個堅的古蹟,只不過個燈塔不是長在漁頭,漁頭而家要起個流野古蹟,來擋住一個堅的古蹟。如此笨實的事,怎會是「科學」?

 所以,不要以為用李燦烽用得好醒,可以亂批幾高都得,出左事就賴晒落去李燦烽度。咁樣批法,「陽光政府,科學施政」就只是用來打嘴炮,鳩噏就算。

文:馮寶寶
愛瞞日報
附加檔案
10355769_810595899009513_3633074727999937352_n.jpg
10355769_810595899009513_3633074727999937352_n.jpg (25.17 KiB) 被瀏覽 5904 次
10987348_808607675875002_2947186266156201147_o.jpg
10987348_808607675875002_2947186266156201147_o.jpg (155.32 KiB) 被瀏覽 5904 次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上一頁

回到 讀書讀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