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頁 (共 1 頁)

廣州馬拉松

文章發表於 : 週一 12月 10, 2018 18:18
stepheng
廣州馬拉松

Re: 廣州馬拉松

文章發表於 : 週一 12月 10, 2018 19:22
stepheng
越夜越精彩

Re: 廣州馬拉松

文章發表於 : 週一 12月 10, 2018 21:48
stepheng
雨中廣馬

Re: 廣州馬拉松

文章發表於 : 週一 12月 10, 2018 21:56
stepheng
感受廣馬

Re: 廣州馬拉松

文章發表於 : 週一 12月 10, 2018 22:37
stepheng
寒雨中馬拉松,最經典的該是今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了。


日本选手拿下波士顿马拉松冠军,他只是一个普通公务员

4月17日,全世界跑圈被同一個名字刷屏——川內優輝。

 當這位身高170公分、體重不足60公斤的黃皮膚跑者在最後兩公里超越了波士頓馬拉松衛冕冠軍,並且最終“咬牙切齒”第一個沖過終點時,美國觀眾都為之瘋狂。

 2小時15分58秒,31歲的川內優輝改寫了歷史——他是自1987年瀨古利彥在波士頓奪冠後的又一位日本冠軍,同時他也是2001年韓國跑者李鳳柱之後,第二位站上波士頓最高領獎臺的亞洲跑者。

 正是這場比賽,越來越多人開始瞭解這位日本“最強公務員跑者”,而他的那段關於跑步的傳奇經歷,也開始激勵更多的人。

極端天氣裡,他“拉爆”了非洲跑者

 這或許是波士頓馬拉松122年來“天氣環境最惡劣”的一場比賽。起跑時,氣溫接近1℃,整個過程中最高氣溫也就差不多3℃,一路上風雨交加……

 但正是這樣的惡劣環境,造就了川內優輝的傳奇一戰。

 從比賽一開始,川內優輝就習慣性地用“自殺式”的跑法佔據主動。第一個5公里,他的配速是每公里3分鐘;25公里時,他依舊處在領先位置,用時是1小時19分;到了35公里,波士頓馬拉松的衛冕冠軍肯亞跑者基魯伊反超了川內優輝。

 但在比賽的最後兩公里,川內優輝突然加速,超越了對手,然後就這樣一路保持著“面目猙獰”的狀態沖過了終點線。非洲跑者們,迷失在了波士頓的淒風冷雨中。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第一個沖過終點的人。”在談起那次至關重要的“逆轉”時,川內優輝笑得很燦爛。

 其實他沒有注意到,在最後階段,他曾經一口氣超越了三位波士頓馬拉松的冠軍得主,以及鼎鼎大名的倫敦奧運會馬拉松銅牌得主加倫•拉普。

 “我跑了26年了,26年來,這可能是我在跑道上甚至是人生裡最美好的一天。”川內優輝不太會說英文,他是用日文說完這句話,然後拜託旁邊的翻譯轉達了他的感受。

 而就當翻譯話音剛落,現場就不自覺地響起了掌聲和歡呼,川內優輝也極力控制著自己激動的情緒,禮貌地點頭致意。

 而當現場記者問他在奪冠之後會如何慶祝時,川內優輝顯得認真而戲謔,“我應該會在明天跑個一小時,或者10公里吧。”

“虎媽”,他的啟蒙老師

 在世界最古老的波士頓馬拉松上贏得冠軍,川內優輝那個“最強公務員跑者”的頭銜也被越來越多人津津樂道。

 川內優輝出生於1987年3月5日,那一年,瀨古利彥在波士頓馬拉松上一戰成名。

 作為家中的長子,曾在學生時代練習中長跑的運動員母親川內美嘉就寄希望于自己的孩子能夠繼承運動基因。所以從小學開始,川內美嘉就一直用略顯極端的訓練方式“挖掘”川內優輝的跑步才能。

 川內優輝自己都記不清楚,從哪一天開始,他的訓練任務就是“每天刷新自己的紀錄”,如果成績提高了一秒,他就可以獲得一個霜淇淋或者漢堡的獎勵。

 但是如果成績比之前慢了超過30秒,那麼他會被懲罰“多跑一圈”,如果慢了60秒,那麼就是“多跑兩圈”……

 性格強悍的川內美嘉可以算是不折不扣的“虎媽”,那些年,經常有鄰居認為她訓練孩子的方式過於殘忍,但是她總會反駁道,“這就是我們家撫養孩子的方式。”

 就這樣,聽話的川內優輝在小學的大部分時光都是和跑道作伴,就算他正在和同學一起玩耍,到了時間,他也會立刻說,“我現在要去跑步了。”

 長期高強度的訓練,給川內優輝的身體埋下了傷病的隱患。

 在進入高中田徑隊的第二年,他在一次訓練中左膝突然感到劇烈疼痛,但他堅持跑完全程。結果,他被診斷出脛骨傷病以及髂脛束綜合症。

 更糟糕的是,在他高中畢業前夕,父親突然心臟病發去世。這成了他高中跑步生涯裡最大的打擊。

 時至今日,川內優輝還經常感慨,“爸爸只看到了我人生的最低點。”

企業跑團的棄兒

 就這樣,帶著傷病和喪父的痛楚,川內優輝的高中生涯沒有跑出理想的成績,也沒有能跑進心儀的大學。

 最終,他被一所並非以田徑聞名的東京學習院大學錄取。然而,這所學校的田徑教練津田誠一卻啟動了這位“最強公務員跑者”。

 這位教練糾正了川內優輝的右腳落地習慣,幫助川內優輝解決了左膝負擔過重的問題。更重要的是,他告訴川內優輝,“不要把跑步當做一種負擔,試著享受訓練。”

 “我只覺得身在天堂。”川內體會到了跑步的另一種魅力,而正是這時,他漸漸開始真正熱愛上了跑步。

 在大學裡,他得到了參加日本最著名的“箱根驛傳”的機會,並且兩次獲得區間第三名的成績。然而,他在跑步生涯裡的另一個打擊接踵而至,他的名氣並沒有讓他受到企業跑團的青睞。

 他沒有因為跑步能力得到一份工作,沒能加入一個企業下屬的田徑隊,也沒有因此成為一名可以帶薪訓練的職業跑者。

 川內優輝憋著一股氣,希望能用自己的跑步方式戰勝更多的職業選手。他就職于一所高中,成為了公務員,每週上班時間超過40個小時,這也就意味著他每天的訓練時間最多只有2小時左右。

 但川內優輝堅信,只要訓練方法正確,在短時間內也能提高成績。

 2009年,川內優輝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比賽就跑進了2小時20分。至今,他自掏腰包參加了81場全程馬拉松,最好成績是2小時08分14秒,其中79次進入2小時20分。在全世界跑圈裡,還沒有一個人能打破他的紀錄。

 在他開始四處奪冠之後,有一些企業也向他伸出橄欖枝,但是川內優輝驕傲地拒絕了,因為他已經適應了自己的訓練方式和作息時間。

榮譽,總在下一個

 對於川內優輝來說,跑步已經成了生命最重要的事。

 在贏得波士頓馬拉松的冠軍之後,川內優輝毫無保留地表達了他對跑步的愛,“跑步是我生命中最享受的一件事情,參賽讓我有了更多機會去世界各地旅遊,認識不同的人,經歷不同的文化。”

 他如此熱愛著跑步,而跑步也回饋著他的這份執著。

 由於並非企業跑團的職業跑者,川內不能帶薪訓練,他參加每一場比賽都要自掏腰包。

 有一次,他因為工作錯過了前往埃及馬拉松參賽的飛機,他就“忍痛”花了一個月的薪水重新買了一張機票。

 “我是自己負責訓練和比賽,所以如果我不多參賽的話,我不僅無法保持在優秀的狀態,可能生活的負擔也會變得更重。”

 如今,“冠軍拿到手軟”的川內優輝不用再擔心這一點,他的成績也給他帶來了不菲的收入。

 就如2011年東京馬拉松,川內優輝取得了全部選手第三名、日本選手第一名的成績,讓他得到200萬日元的獎金及一台寶馬車。

 作為一名“業餘”跑者,川內優輝已經得到了足夠多的榮譽,他現在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世錦賽和奧運會。

 2011年大邱世錦賽,他代表日本以2小時16分11秒取得第18名;2013年莫斯科世錦賽,川內優輝和兩年前的大邱一樣以第18名完賽;2017年倫敦世錦賽,川內優輝拼盡全力最終以2小時12分19秒的成績獲得第9名。

 “我希望能拿到獎牌。不論我多麼年邁,直至死去。”

2018-04-17
來源:澎湃新聞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