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蒼生說過話

天亮了還是這樣黑,天黑了還這樣亮著.

他為蒼生說過話

文章stepheng » 週五 2月 07, 2020 18:57

我走了,帶著一張訓誡書
1985-2020
 
 天還沒亮,我走了!

 我走的時候,渡口很黑,無人相送,只有幾朵雪花落在我的眼底。我一思念,它們便從眼眶滑落。

 黑夜真黑,黑得讓我想不起萬家燈火。我一生追求光,我自詡很明亮,但我拼盡全力,卻什麼也沒點亮。

 謝謝你們,昨夜冒著風雪來看我的人!謝謝你們整夜不眠,像守望親人一樣把我守望!可是脆弱人間,沒有奇跡。

 我原本平凡而渺小,有一天我被上帝選中,托我將他的旨意轉告蒼生。

 我小心翼翼地說了,於是,有人勸我不要驚擾太平,他們說:你沒看見滿城繁華開得正豔嗎!

 為了讓全世界繼續相信現世安穩,我只好守口如瓶,還用鮮紅的指印保證——我說的話都是童話,戴花冠的致命皇后從來不曾下凡作亂。

 就這樣,天下繼續熙熙攘攘,誰也不知道,巨大的悲傷即將把城門深鎖。

 後來,上帝大怒山河失色,我也病了。再後來,我的家人都病了。我們像千萬片雪花一樣,你一片,我一片,各自飄零。

 我曾以為,只待春江水暖,我和家人便能再度重相逢。到那時,我們就坐在鵝黃的油菜花田,把花兒一朵一朵地數,把日子一分一秒地過。

 等啊等啊,我只等來了昨夜小雪,上帝摸摸我的頭,愛憐地說:乖,跟我走吧,人間不值得!

 我一聽就淚落如雨,雖然人間苦寒,上帝溫暖。但我怕過了奈何橋,偶爾回望吾鄉,再也望不見一家老小。

 其實,我的風骨早就被拍死在一紙保證書上。我繼續陽光朗照地活著,歌頌生命,讚美松柏,那是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而今,我的肉身也死了。

 在我成為一粒塵埃之前,我又靜靜地懷想了一遍故鄉的黑土白雲。多想回到小時候啊,風是盡情飛舞的,雪是潔白無瑕的。

 活著真好,可我死了。我再也無法撫摸親人的臉龐,再也無法帶孩子去看東湖春曉,再也無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櫻花,再也無法把風箏放到白雲深處。

 我曾依稀夢見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她)一出生就眼含熱淚,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尋找。對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只想要一個平凡父親,而我卻做了一個平民英雄。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帶著一張保證書,那是我此生唯一的行囊。

 謝謝世間所有懂我憐我愛我的人,我知道你們都在黎明等候,等我越過山丘!可是,我太累了。

 此生,我不想重於泰山,也不怕輕於鴻毛。我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冰雪消融之後,眾生依然熱愛大地,依然相信祖國。

 等到春雷滾滾,如果有人還想紀念我,請給我立一個小小的墓碑吧!不必偉岸,只須證明我曾來過這個世界,有名有姓,無知無畏。

 那麼,我的墓誌銘只需一句:他為蒼生說過話。


原創〡萍老師
首發〡萍語文(ID:dypyuwen)
附加檔案
LEE.jpg
 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沈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如果沈默也不再允許,贊揚不夠賣力將是一種罪行。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麼,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
LEE.jpg (40.73 KiB) 被瀏覽 106 次
Manleong.jpg
 悼李文亮醫生!
Manleong.jpg (115.07 KiB) 被瀏覽 94 次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312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回到 讀書讀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