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門,政府公車數量多於的士數量:

天亮了還是這樣黑,天黑了還這樣亮著.

在澳門,政府公車數量多於的士數量:

文章somehow » 週四 4月 13, 2006 0:12

以下是幾組有趣的數字:

一、據二00二年十月三日《深圳特區報》的《澳門公車管理值得借鑑》一文報導,從當年十月起,澳門特區一千多輛政府公車都掛上了識別牌〔鵝蛋牌〕。也就是說,三年半前,澳門特區就已擁有一千多輛政府公車。而在三年半之後的今日,這個數字只有增加,而不可能減少。

二、民政總署管理委員會主席劉仕堯於二00五年四月二十五日回覆某位議員的書面質詢時表示,當時澳門的士牌照為七百五十個。當年八月初,民政總署公開競投三十個的士牌照。也就是說,澳門特區目前擁有七百八十部的士。

三、今年三月二十九日,統計暨普查局發表「新聞稿」,稱至二00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本澳的居住人口估計為四十八萬八千一百四十四人。

四、今年三月三十一日,統計暨普查局又發表「新聞稿」,宣佈去年全年入境旅客高達一千八百七十一萬一千一百八十七人次。而社會文化司司長崔世安及旅遊局長安棟樑則分別在不同場合預測今年的來澳旅客將突破二千萬人次。

這就產生如下的幾種強烈對比現象:

一、澳門的公車數量多於的士數量。這是極為畸形的現象。因為無論是在包括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地區〕,或是在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中國大陸,在旅遊城市,都是的士數量多於公車數量。

澳門卻「反其道而行之」。這要不是澳門特區的公車數量過濫,出現了「馬路上的腐敗」,要不就是澳門特區的的士數量嚴重不足。正如前述,《深圳特區報》是以《澳門公車管理值得借鑑》為題,正面贊揚澳門的公車現狀的,故我們也就相信,澳門特區並不存在「馬路上的腐敗」之現象。實際上,我們在感情上,也不相信或是並不情願看到澳門特區存有「公車數量泛濫」的腐敗現象。在此情況下,澳門之所以會出現公車數量多於的士數量的現象,就只有「的士數量不足」可作解釋了。

二、以澳門常住人口四十八萬人計,除以七百八十部的士,平均每六百一十五人可「攤分」到一部的士。這個數字顯然是偏低。比如,北京市常住人口〔包括郊縣〕為一千四百九十二萬人,在該市營運的的士則超過十萬部,平均每一百四十九人擁有一部的士;而 □北市的常住人口為二百六十萬人,卻擁有一萬多部的士,平均每二百六十人卻可「攤分」到一部的士。因此,澳門居民的「人均的士擁有率」,顯然是屬於較低水平。

三、澳門每年有接近〔今年將達到甚至是超過〕二千萬人次的外來遊客,平均每二萬五千六百四十一人次外來遊客/年,才「攤分」到一部的士。二零零四年,北京市全年接待海外遊客三百一十五萬點五人次和國內旅遊者一億二千萬人次,國內外遊客共平均每一千二百三十一名遊客可「攤分」到一部的士。相比之下,澳門地區的平均每部的士乘載遊客的「負擔」,是北京市的二十點八倍。

四、再以澳門地區平均每年二千萬名遊客為計算基準,平均每天來澳的遊客為五萬四千七百九十四人,但只有七百八十部的士為他們服務,等於是每天平均有七十名旅客,來「分享」一部的士所提供的服務。

上述的幾個數字,將會為我們帶來甚麼啟迪?對於平均每六百一十五名本澳居民可「攤分」一部的士的數據,我們可將之忽略。這是因為,的士並非是本地居民的常用交通工具。除非是在天氣惡劣期間,一般居民比較少使用的士代步。但是,外來遊客與的士數量的比例數據,則不應忽略。這是因為,澳門景點分散,但外來遊客大多不了解公共汽車的線路。除了部份「背囊客」之外,相信多數遊客是以的士來作為他們遊覽各景點間的交通工具。何況,自開放內地居民以「個人遊」方式來港澳旅遊之後,有相當部分內地遊客是以「個人遊」方式來澳旅遊。這些「個人遊」遊客,既然是「個人遊」,顧名思義在澳門境內各景點之間遊覽,就不可能會象是旅遊團遊客那樣,以旅遊巴士為交通工具,因而對的士服務的需求也就大為增高。然而,平均每日每七十名遊客才「攤分」到一部的士,就顯得對於外地遊客而言,的士數量嚴重不足。

於是,我們就可看到或聽到如下的種種情況:

一、在議事亭前地、大三巴等著名景點,經常有大群遊客在等候的士,但往往等候了許久時間,也未見有空載的士駛過。

二、在港澳碼頭,往往是等候的士人龍排得老長,而前往接客的的士數量則不足,致使旅客等候的士的時間頗長。

三、即使是在有的士排隊候客的地點,也常發生拒載並非前往夜總會消費的旅客之情形。原因很簡單,乘載遊客到夜總會消費,有數十元「介紹費」收入,這比乘載普通乘客要「和味」得多。

四、遊客普遍反映,他們致電「電召的士」公司,「命中率」甚低,故他們懷疑,要不是「電召的士」數量不足,要不就是「電召的士」只顧著沿路接客,而不屑要放空車前往指定地點接載「電召客」。五、最近「白牌的士」有增多趨勢,這折射了「正牌的士」供不應求,才使得「白牌的士」擁有市場。
somehow
 
文章: 3
註冊時間: 週四 4月 13, 2006 0:11

文章stepheng » 週四 11月 02, 2006 23:26

三年新入公職司機23人

 【本報消息】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回覆議員質詢中表示,至○六年五月卅一日,特區政府的熟練工人和半熟練工人及熟練助理員共有一千四百○七人,新入職的公職司機共二十三人。機動車輛總數為二千七百二十六部。

 議員陳明金早前書面質詢政府,指政府部門是否存在雜役工人充當司機以及公職司機越級駕駛公務車輛的現象?政府部門是否存在公職司機人手不足的問題。

 陳麗敏在回覆中指,按照十二月廿一日第八六/八九/M號法令及其附件一表二的規定,以下級別人員可擔任駕駛員職務:熟練工人屬於工人及助理員人員組別的第四級別;入職要求為六年級學歷及不少於六個月培訓課程學歷:

 半熟練工人及熟練助理員則屬於工人及助理員人員組別的第三級別,入職要求為須具有六年級學歷及十年以上工作經驗或六年級學歷及特定專業資格。其中,第四級別人員可擔任重型車輛駕駛員職務,第三級別人員可擔任輕型車輛駕駛員職務。  

 回覆中指,行政當局根據工作需要,對人力資源進行配置。○三年六月一日至○六年五月卅一日期間,新入職的公職司機(職務範圍註明是司機、運輸或車輛駕駛)共有廿三人。此外,特區政府現擁有輕型汽車一千三百五十部、重型汽車三百四十三部、輕型摩托車一百○四部、重型摩托車九百二十九部,總數二千七百二十六部


MACAO DAILY
2006/11/2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274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文章stepheng » 週六 1月 27, 2007 12:36

書記坐巴士也是大新聞?

 南京市委機關報《南京日報》昨日圖文並茂地報道,市委書記羅志軍和普通市民一起乘坐巴士和地鐵,「親自體驗」南京公共交通情況,以便研究、部署解決公交問題的新思路、新舉措。該報道刻意表現羅志軍「親民」,但看在老百姓眼中,羅志軍坐一次公共交通工具就成為特大新聞,恰恰反映他平時坐公車頻率太低,與老百姓接觸太少。

 羅志軍於一九九五年到南京做副市長,迄今在南京生活十三個年頭,在長達十三年的父母官生涯內,羅志軍平時出入均是專車代步,這次擠公交車是大姑娘坐轎頭一遭,惟恐天下人不知道,不但帶上一班官員及保安前呼後擁,還通知記者拍照存據,大肆宣傳,這不是甚麼體察民情,分明是演戲。目前南京市正召開人大、政協會議,代表和委員們對交通擁擠問題意見最大,羅志軍做騷給誰看,不言自明。

 官員坐公交車上下班或出外考察,本來是及時了解民情的重要手段,也是為城市環保事業作貢獻。大富翁出身的美國紐約市長彭博,每天乘坐地鐵,即使紐約地鐵在恐襲威脅下亦是如此,有時找不到座位,他只能站半小時回家;在南韓首都首爾市,所有公務員都以公巴或地鐵出入。在民主社會中,官員坐公交是順理成章的事,根本無新聞價值可言。

 在中國就不一樣了,做官升到一定級別就配備專車和司機,冬天有暖氣、夏天是冷氣,四季如春;老百姓則擠在骯髒、破舊的公交車中搖搖晃晃,夏日一身臭汗,冬天寒風刺骨,還要處處提防小偷和搶劫者,其中的辛酸苦辣,領導們完全體會不到。由這些對公共交通全然無知或偶爾體驗一次的領導們來制訂交通方案,無疑是一個笑話。



FROM SUN DAILY
2007/01/27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274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文章wc » 週二 8月 21, 2007 16:55

濫用救護車增近倍 牙痛和便秘召喚救護車

 消防局錄得本年首七個月火警數字比去年同期微升,但濫用救護車的數字急升,比去年同期增近一倍。

 消防局呼籲居民審愼使用救護服務,切勿濫用救護車,因為一次濫用,可能會影響眞正有需要人士的生命安全。消防局針對濫用救護車個案急升的情況,已印製好有關小冊子向居民派發,同時也會在每次消防演習和防火講座中,不斷提醒居民切勿濫用救護服務。

火警較去年增三宗

 消防局昨日下午三時半於西灣湖行動站舉行記者招待會,公佈有關火警和救護車出勤等數字,同時呼籲居民提高防火意識。消防局副消防總長傅文佳、副一等消防區長陳明德和林曉帆等出席。

 傅文佳表示,通過局方不斷加強防火宣傳工作,居民的防火意識有所提高。消防局於今年一月至八月期間,到本澳九十一棟大廈派發家居防火安全單張九千七百張。

 經過消防的宣傳工作和居民的積極配合,消防局錄得今年首七個月火警數字為五百七十七宗,比去年同期增加三宗,微升百分之○點五。希望居民繼續支持消防局的防火工作,提升防火意識,將火警的數字減至最低。

 此外,今年首七個月救護車出勤次數共一萬三千八百九十一輛次,比去年同期增加七百五十四輛次,升幅為百分之五點七。

 當中緊急救護四千○九十四宗,比去年同期增加六百六十三宗,升幅為百分之十九點三;非緊急救護八千七百七十八宗,比去年同期增加九十八宗,升百分之一點一。雖然救護車出勤的次數只有輕微上升,但今年濫用救護車的情況轉趨嚴重,首七個月錄得濫用個案一百九十六宗,比去年同期增加九十七宗,升幅達百分之九十八,接近一倍。

影響眞正需要人士

 消防局呼籲居民審愼使用救護服務,切勿濫用救護車。若居民能夠自行或由他人協助乘坐其他交通工具到醫院就診,便盡量不要召喚救護服務。因為一次濫用,可能會影響到眞正有需要的人士,嚴重的可能會危及他人的生命安全。消防局指出,有居民連牙痛和便秘,一樣召喚救護車將其送院;亦有人精神狀況良好,但在救護車內拒絕救護員為其初步檢查,要求立即送往醫院。

 因應濫用救護車數字急升,消防局已印刷有關小冊子,利用防火宣傳車在防火宣傳活動中向居民發放,有關小冊子也放在消防博物館和西灣行動站接待處供居民索取。同時,消防局會通過火警演習和火警講座等與居民接觸的機會,呼籲居民切勿濫用救護車服務。

另外,消防局再度呼籲居民,在暑假外遊前應注意關掉家中所有爐火和電器的電源,電腦和電視機的電源線應拔掉,避免家居發生火警。暑假小朋友逗留家中時間較多,家長和成年人應敎導小朋友切勿玩火。現在天氣炎熱,居民使用空調、電風扇等家電時,應保持散熱裝置的清潔,避免積塵影響散熱功能而引發火警。同時要定期檢查家中電器和電的安全情況,有需要時找合格技師進行維修保養。


澳門日報
2007/8/21


 絕對反對濫用救護車,但笑完回想一下,澳門市民是否這麼沒有公民質素?我們那些父母官知道澳門市民要等多少時間才可以等到的士嗎?有哪個城市是這樣的?有多少巴士能去到醫院?重的便秘是小事嗎?我們那些父母官可知等巴士擠巴士的苦況嗎?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wc » 週六 8月 25, 2007 13:38

增發的士牌有何難?

 的士聯誼會理事長語出驚人,認為「白牌車」定額罰款加至三萬元仍不足阻嚇,建議把重犯的「白牌車」充公! 理事長之言可反映出目前白牌車的猖獗情況,業界對搶飯碗的白牌車當然恨之入骨,建議政府加強罰則全在情理之中。 白牌車猖獗也可反映出本地的士數量嚴重不能滿足需要,市民遊客慨歎「打的」難,這才有「白牌車」生存之機,當然「白牌車」亦有另一個生財之道就是坑騙遊客,這屬治安問題,亦嚴重影響澳門旅遊城市形象,打擊白牌車真的不能手軟,但對於解決「打的難」問題則要當局更具智慧與決心,原因是本澳的士嚴重不足已是路人皆見,回歸後遊客數量連年增加,目前每年逾兩千萬旅客入境,的士數量卻只比回歸前增加二、三百輛,比例實屬懸殊。 當局增發的士牌遲緩推進表面上出於交通負荷考量,但多少也為保障業者利益出發,尤以持牌者的利益,最荒唐者莫過如民署推出有期限的士牌,理由是避免有人炒價,要凸顯的士牌非是投資工具雲,殊不知就是保障了先前擁有永久的士牌者,使其「永久牌」更加天價,如果真的貫徹的士牌不是拿來作投資工具,只要繼續增發的士牌,便可遏止炒風,牌價由市場調節,既可增庫房收入,又可更大程度滿足搭客需要,何樂而不為?若果認為會增加交通壓力,那麼政府又為何不限制私家車增長?又任由賭場的「發財車」通街走?什麼是「公交優先」?官員可否解釋?


正報
東方生
2007-08-25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stepheng » 週五 8月 31, 2007 23:56

社會人士籲公交優先增的士牌

 【本報消息】對於近年外資大型賭場酒店及度假村相繼開業,凸顯本澳公共交通服務未能回應所需。

 社會人士認為本澳現時擾人的交通狀況,必須盡快落實公交優先,督促巴士改善服務,大量增發的士牌照,緩解社會急速增加的乘車需要。

未能跟上發展步伐

 本澳公交只有巴士和的士,有關服務近年明顯未能追上社會發展的步伐和需要,無論塞車或是公共車輛不足的情況均困擾旅客。

 日前威尼斯人開幕,多份香港報紙在報道相關的消息時,也圖文並茂報道了本澳多個口岸迫爆、等足一小時也無車、威尼斯人度假村一部的士也沒有的消息。

 外地旅遊部門早前亦向當地居民發出勸吿,呼籲他們前往澳門要預留足夠的時間前往機場或碼頭,否則隨時趕不及飛機或船。本澳社會人士指出,綜觀內地、臺灣、東南亞等大城市,搭車不會成為遊客困擾的問題,幾乎外地旅遊城市都是車在等旅客,但身為旅遊城市的澳門就剛好相反。

 公用事業關注協會理事長梁金泉認為,的士難求,是當局措施未能跟上社會步伐。當局在增發牌照時,必須讓外界強烈感受到,當局會不斷因應社會需求而不斷增發。以其他地區為例,的士隨街可截,原因是當局每當民間有需要時便增發。

 如果當民間知道政府每月可因應情況發牌,競投的牌價便會應聲下跌,競投成本下降,未來其經營成本自然減輕,司機要“搵快錢”種種影響服務的行為也因此遏止。而且供求相對平衡時,排隊候客的司機,自然要到街上兜客。與其規範和限制路線、使用期限等,旣難監管和執行條例,倒不如依靠市場經濟有形之手,使的士服務更切合原來的軌道。

公交滯後增私家車

 街總副理事長梁慶球指,本澳回歸近十年,但的士增牌前後只增發了八十部,在當年只有不足千萬的旅客到去年逾二千萬旅客量來看,明顯未能回應社會發展需求。增發少量牌照,如過去兩次只增發三十、五十個牌照,幾乎看不到作用。

 ○四年金沙開幕後已揭示本澳公共服務的問題,但幾年過後問題更嚴重,不少居民在近年無法依賴公共服務時才轉為自購車輛。他希望當局早日落實公交優先政策,監察、督促巴士服務,否則公共服務不能回應居民所需,只會刺激私家車增加,令交通問題惡性循環,一日比一日更難解決。

 對於社會要求大量增發的士牌照,本澳的士團體則認為,近日威尼斯人開幕所帶動的客流能否持續維持,還需要觀察一段時間。若社會有需要,他們不反對增發牌照,但大量增發,必須考慮人手問題,正如新增發的數十部的士,便不斷面對請不到司機的問題。


FROM MACAO DAILY
2007/8/31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274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文章wc » 週四 11月 01, 2007 23:02

轉載:塔巴士難,難於上青天!


  難得亞室運於本澳舉辦,某天約三五知己到東亞運動會體育館觀看賽事,乘塔的交通工具是巴士,但問題是塔巴士難,難於上青天。巴士塞滿內地、外地勞工,本地居民慘變夾心餅,以前到氹仔、路環交通甚為暢通,每逢週日一家大細到離島共享天倫之樂,到了現在能夠迫上巴士已經是極其極其幸運的了。

  興建全亞洲、甚至全世界最大的建設又有甚麼用呢?市民完全沒有得益,環璄污染越來越嚴重,真正得益的又是那些商人,亞室運的吉祥物是黑面琵鷺,但環境污染得黑面琵鷺也不會飛來澳門,兩者是否非常諷刺?

  不是每位市民均有能力購買私家車及電單車,若有私人座駕,合法泊位亦不足,即代表每日有數以萬計的車被迫違法泊在街上,不是不守法是沒有機會守法;若塔巴士更加難捱,能夠迫上巴士已經偷笑;若想搭的士,的士見你是本地居民又拒載;若想踩單車,本澳又沒有單車徑,根本就是馬路如虎口;最後是步行,說真的是不介意從澳門步行至氹仔或澳門步行至路環,但問題是三條連接澳門至氹仔的大橋及路氹連貫公路均不允許步行通過。
 
  在別無他法下,市民真的走投無路。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stepheng » 週五 8月 22, 2008 21:05

管好的士 從源頭下藥

 的士下月加價,居民反應多認同,但絕大多數居民都認為的士必須同時改善服務,言下之意是現時的士服務並未合格。再細問,每位受訪居民都有連串嘮叨:對的士揀客、拒載、亂索車資、司機無禮深惡痛絕,不少人都曾有親身經歷;有遊客甚至說來澳使用近十次的士,只有一次滿意。這些都是居民、遊客和消費者的聲音,値得重視。的士服務差,相信並非所有的士司機都無禮或坑客,但為甚麼大多數消費者說得如此不堪?値得有關業界和監管部門反思。

 現時交通政策以公交為優先,公交系統只有巴士和的士。雖然巴士應是公交優先的主導,但的士的角色不可或缺,對旅遊城市尤為重要。人生路不熟,遊客“打的”到目的地最簡單,故無論消閒、商務甚或會展旅客,對的士都有需求。

 奈何在澳門截的士不簡單,有旅客甫抵外港碼頭,拖著行李被逼與人搶截的士;有居民在新馬路竚立逾半個小時搭不上的士;有旅客在路氹城威尼斯人渡假村擬趕往關閘回珠海,有冚旗的士索價一百五十元,這些都是近期飆升的的士投訴個案的一部分,是耶非耶,仍須搜證和調查。問題是當局已言明不少個案因為是乘客的電話投訴,舉證困難,於是投訴永遠只是投訴,大多數難以成功檢控。嫌疑的士司機得以噓一口氣,但行業聲譽則每下愈況,澳門旅遊城市形象不問可知,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管好的士,不只是方便居民出行,更應貫徹當局公交優先的理念,也事涉澳門旅遊業聲譽。澳門經濟起飛四、五年,的士經營和服務問題也擾攘四、五年;當局成立的士稽查隊主動監察,捉拿害群之馬,但至今的士投訴依然高企。事實證明,似乎要做到“管好”二字,談何容易!

 任何事有因有果,的士服務強差人意原因何在?的士天價的牌價造就不平衡,車租也隨之水漲船高,令不少租車司機形成搵快錢心態,忘卻服務和道義。澳門的士車少引發另一種不平衡,的士難截,部分的士吊起來賣,冚旗索價。香港的士行業與澳門剛好相反,要求當局嚴打“九折的士”,即向乘客按錶打折的的士,原因是香港的士有點過剩,有司機為求生意,按錶削價違規經營。由是觀之,澳門的士是多是少?是否供求平衡?自有公論。

 管好的士,確要執好法。但也要看看問題的根源,從源頭下藥,或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夏耘
澳日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274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文章wc » 週二 9月 09, 2008 22:50

大衆權益

 廣州的士不足,市民搭的士動輒等半個小時或以上,也未必截到車。廣州市政府有關部門近期用行政命令,先後兩次無償發出近二千個的士牌,有投資廣州的士的澳門人士即刻投訴,當然是在澳門舉行記者招待會,隔空表達不滿。

 澳門人不清楚廣州的士實際情況,問題似乎是的士不足,市民打的難。觀乎的士業反應,利益攸關,總之一直抗拒政府再發新的士牌,情況是否與澳門有些類似?維護業界權益十分正常,問題在於大衆利益有否被忽視?本地的士亦問題多多,請聽聽普羅大衆聲音,是非曲直,大概已有公論。

 澳門的士是多是少?不必手指加腳趾並用去數,只看供求是否平衡,大概可知矣。問題在當局有否魄力去處理。很簡單,月前發生的士在威記附近黃實線非法接客,交通警員執法,衆的士司機卻駕車圍住交通廳“理論”,結果變成有法難執。有時候執法未必完全公平,但人人要守法,正是法治社會可貴之處。如果別人大聲一點或人多一點便枉法,法治還有甚麼意義?的士司機認為黃實線太多,可與當局商討改善道路設施,但犯了法就要承認、就要負責,當局要執法的也該執法。推而廣之,的士數量眞的不足,當局就必須合理批發新的士牌,這是全澳居民的利益。

 政府有責任維護大衆權益,要與小衆利益分開,一點不能含糊!

斯 雨
澳門日報
2008/9/8
馮志強:“香港有個陳馮富珍,澳門有個蕭威利。”
柯為湘:“如你熟悉澳門的話,你就知道這並不是問題。”
做官守則:
“冇印象”、“唔記得”、“唔知道”
“守身如玉”、“守望相助”、“守口如瓶””
“無經驗”、“太忙”
“依法”、“合法”
wc
 
文章: 336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8:04

文章stepheng » 週四 9月 09, 2010 1:26

的士服務仍需改善

 的士為本澳主要接待旅客的交通工具,司機的職業操守及行為表現好壞,直接與本澳努力打造的旅遊形象有關。除本人外,身邊朋友亦多次受到拒載、兜路等對待。本澳地小車多,但亦希望的士同業遵守道路規則,堅持應有職業操守。停靠斑馬線不讓行人先行,甚至救護車尾隨亦照樣上落客已是等閒事。本人曾目睹有的士從荷蘭園某桑拿浴室路口逆駛至孫中山紀念館旁,差點與對頭車相撞。難道為接載乘客就罔顧交通規則及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年前發生的士司機受襲案,事後有關人士召開記者招待會譴責有關行為,認為受襲司機無辜被毆,希望大衆尊重的士同業。本人十分認同,但將心比心,本人不下十次攜同家中行動不便長者截的士都遭拒載,甚至被報以白眼,試問的士同業需要受到尊重,長者搭客就不需要嗎?年前,與家中長者出院,因為行動不便,要求司機稍移至醫院門口方便上落,但遭拒絕,後來家人主動提出多付車資,司機方願意駛至醫院急診門口上落,試問這是尊重的表現嗎?

 還有每年颱風季節,離島居民和旅客都要議價,方能搭上的士。去年更出現三百元一程澳門至氹仔的情況,如此價格,比本澳某些直飛東南亞的飛機航班還貴,合理嗎?

 如此種種,都直接影響的士業界的形象,甚至令旅客對本澳留下負面印象。

 在此希望業界能夠自律,表現自身專業,有關單位部門應加強監管,否則旅遊局花多少公帑打造旅遊城市形象都是枉然!

一居民


from macao daily
08/09/2010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頭像
stepheng
 
文章: 4274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5, 2004 14:29
來自: 農村


回到 讀書讀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