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頁 (共 5 頁)

文章發表於 : 週一 5月 01, 2006 23:37
stepheng
昨天去了澳大聽了"論澳門旅遊博彩業與澳門教育發展"的研討會,
澳門中華教會教育科學研究組作報告,
其中一個建議是應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
(批判性思維---高層次思維活動)
大概是指能懂區分是非.

我係度亂吹,
到底是教精學生還是教壞細佬 [smilie=rolleyes.gif]

文章發表於 : 週五 6月 23, 2006 22:36
stepheng
今晚去領獎,
聽到"PHOTO VOICE"這個名詞。

反映是一件事,
能否解決又是另一件事。

文章發表於 : 週六 6月 24, 2006 23:15
Vincent Ieong
北區最具特色的商場

文章發表於 : 週日 6月 25, 2006 12:26
stepheng
據說這間藍屋仔又要拆掉建現代辦公樓了。
拆唔拆對我來講沒什麼感情問題,
在咁細的地方建政府辦公樓,
能建多少地方?
其它理由還可以接受,
拆左佢建新辦公樓,
是否每個部門都要自己一棟的辦公樓?
且那里交通不算方便,
感覺好似每幫都要有自己的山寨一樣。

再睇一下一代漢奸李登輝,
在主政台北市長期間,
都拍板建市政大樓,
政府主要部門都集中一處辦公,
既善用資源,
易於內部溝通,
又方便市民。

澳門最近這幾年有水坑尾的行政大樓、中華廣場、皇朝廣場等政府集中辦公地,
多些政府部門集中在一齊咪幾好,
點解那部門又要自立門戶呢?

文章發表於 : 週二 6月 27, 2006 0:01
stepheng
今朝係茶餐廳食早餐,
行經一斑馬線,
有一七人車幾乎把算是多人行的斑馬線訓晒,
睇住尼個警察叔叔行過去再行過來,
另有一位師兄帶住一位學警巡更行過去都視而不見,
難怪我有一次打電話去警察話有一車訓曬係斑馬線上,
佢會問我嚴唔嚴重呀。

文章發表於 : 週二 6月 27, 2006 19:32
Vincent Ieong
stepheng 寫:今朝係茶餐廳食早餐,
行經一斑馬線,
有一七人車幾乎把算是多人行的斑馬線訓晒,
睇住尼個警察叔叔行過去再行過來,
另有一位師兄帶住一位學警巡更行過去都視而不見,
難怪我有一次打電話去警察話有一車訓曬係斑馬線上,
佢會問我嚴唔嚴重呀.

點樣訓法先?

Re: 水客

文章發表於 : 週二 6月 27, 2006 20:18
Vincent Ieong
stepheng 寫:新關口建好後,關口比以前可以說熱鬧了幾倍,原因是連綿不斷的車仔在碎石路上奏出另一階層的聲音.

有一次去拱北買防潮箱放相機,托到關口都有些支持不了,有一個中年男人拿一輛車仔過來問要不要幫手拖,我問拖到澳門關口多少錢,他說15蚊,我比較估寒回佢10蚊,他不肯,我也不跟他討價還價,因為在關口附近有無數的空車仔回澳,入到海關見前面有中年婦女背著一空車仔,我問她能不能借車仔給我拉,她爽快答應了,並幫手綁起防潮箱。跟著便跟她閒聊起來。

阿姨,你點解背著一架空車仔返澳門既?
搵少少食咁啦,幫人拖d東西出去,返來又唔知買什麼.
你走一轉有多少錢?
十蚊八蚊度.
咁一日走幾轉?
今日走了5轉,平時都係差唔多,有時順便買下送慳返d,其他人會走多d既.
我地以前一日只能帶一次東西,帶咁多次唔怕被罰嗎?
而家唔怕啦,我地帶的數量係海關允許的,如罰錢貨主俾.
咁計落一個月咪只有千幾蚊,點解唔去找工作,而家澳門好多公司唔係哎請唔度人咩?
我咁既年紀仲邊有人會請,人地請都請d後生女啦.加油站做十二個鐘都係三千蚊度.
屋企仲有無仔女讀書?
一個讀大學,一個讀高中,
咁邊夠交學費?
老公一個月三四千蚊,學費部分政府有貸款,平時慳d使嘍.
… …

DSCN3985a.jpg戈張小心比人走a,,戈度寫明唔比人影相ga,,,何況大陸戈d公安叔叔姐姐甘惡!!

Re: 抄車疑惑

文章發表於 : 週二 6月 27, 2006 21:00
R197
stepheng 寫:每次回家都必須經過一些行人道,通常走行人道好像走梅花樁那樣,窄窄的行人道,卻經常停滿電單車或私家車,但卻無人理.我的電單車有時停在一棵大樹下,雖也屬行人道,但行人很少,位置也較大,對行人影響應不大,我便停電單車在那里,但卻食了三張牛肉乾.為何車停在沒什麼人的行人道會被抄,而停在人來人往的行人道卻不會被抄,心里很是納悶.

有一晚吃完晚飯回家途中,碰到一個警察,可能是吃得太飽,便問佢:
阿sir,我想請問下,點解d車停在人來人往的行人道、巴士站不會被抄,而停在對行人沒什麼影響的地方卻被抄既?
你有無帶身份證,拿來,你知唔知告人亂停車要身份證,人地會知告佢地係邊個.
噢 (拿出身份證佢又唔睇) .我唔係想告佢地,我只是想知點解d車停在人來人往的行人道不會被抄,而停在對行人沒什麼影響卻被抄?
有咩辦法呀?要解決好簡單者,拿五本簿來,一本一百張,全部抄晒佢地,到時暴動都有份.你要諗下,澳門都無車位,但政府要入咁多車,你叫d人停去邊?你要同人諗下,人地一個月先幾千蚊,大家都係街坊,互相遷就下啦.
咁點解停在對行人沒什麼影響的地方卻被抄?
咪就係有你尼d咁有熱心的市民嘍嘍

有關當局咁為車民著想,咁有無為行人著想呢?
這也難怪的,有哪個當官的出門要走路?有哪個當官的會去北區走一走?


講起泊車,
我平時上論壇,都聽到好多人話交警,
點解?唔係工作表現唔好,係因為佢地抄牌.

我便諗,抄牌,係因為你地亂泊車,交警先會抄牌,
如果唔係,由得啲車亂泊,一方面影響行人和行車,另一方面又對畀錢泊車的唔公平.

但去到筷子基返學後,搬到新屋和出多咗街之後,
先發覺,新口岸和北區都比較多亂泊車.
北區,剩係睇關閘和筷子基已經知道.
而另一方面,澳門政府似乎沒有限制車輛進口似的,
ML牌的車,未到4月已出到ML-4x_xx,
而澳門的泊車位又未話大幅增加,
最近的便是我爸爸泊車,本來我屋企係林茙塘水上街市附近係二條馬路交界,
但由於一條馬路,以前的地權問題,變了中間有阻隔,
就變到馬路中間都可以泊到車的.當然係非法,
但諷刺的是,以前隔離就係交通廳停車場,啲人都可以係度亂泊車,
而當值交警又冇咩抄牌.
而我爸爸泊車,最遠一次則要青洲跨境工業區.

咁呢個係政府定市民的錯?
但是否就一定要賴於交警?
交警只是奉命行事.只差在有沒有按章工作而已.

文章發表於 : 週二 6月 27, 2006 21:38
R197
另外我睇一啲論壇的時事區.
講得最多的便是點樣罵政府.

我覺得我是一個比較支持政府的人.即好多事情,
我不覺得政府做得不好,
我覺得澳門政府已經做得比較好了.
但可能還有少少東西我看不見的.

但聽一個香港親戚,他都過了澳門一段好長的時間.
基本上可說算半個澳門人了,他說初初是喜歡澳門夠寧靜,

但一段時間後,他便說.
澳門是否開始學香港的不好的東西了?

香港戈邊點樣,我則唔太清楚.
但係上次世貿會議,我諗都睇到少少了.

上次的南韓農民遊行,本來幾欣賞他們,
因為他們都可算和平進行,
但後來怎樣,令到整個灣仔區攤換.
雖然他們都係為了自己的利益,
但是否就為了此,就可以唔理香港市民呢?

但我覺得最離譜的是一些立法會議員和陳日君.
他們竟說警察不對.
香港警察何來不對?
如果當時示威者去到會展新翼,
那麼對香港的影響會是什麼.
外國會點睇香港?
他們有沒有想過?

還有香港人,我發覺好多事.
就只管話政府.
有些簡單的事情,我諗我都明白.
真可以說,根本該部門的人沒錯.

但都可以畀人講到有罪的.

該名親戚最害怕澳門人會學香港人這些東西.
至於澳門方面,真覺得他們說得好無聊.

Re: 抄車疑惑

文章發表於 : 週二 6月 27, 2006 22:54
stepheng
R197 寫:
stepheng 寫:每次回家都必須經過一些行人道,通常走行人道好像走梅花樁那樣,窄窄的行人道,卻經常停滿電單車或私家車,但卻無人理.我的電單車有時停在一棵大樹下,雖也屬行人道,但行人很少,位置也較大,對行人影響應不大,我便停電單車在那里,但卻食了三張牛肉乾.為何車停在沒什麼人的行人道會被抄,而停在人來人往的行人道卻不會被抄,心里很是納悶.

有一晚吃完晚飯回家途中,碰到一個警察,可能是吃得太飽,便問佢:
阿sir,我想請問下,點解d車停在人來人往的行人道、巴士站不會被抄,而停在對行人沒什麼影響的地方卻被抄既?
你有無帶身份證,拿來,你知唔知告人亂停車要身份證,人地會知告佢地係邊個.
噢 (拿出身份證佢又唔睇) .我唔係想告佢地,我只是想知點解d車停在人來人往的行人道不會被抄,而停在對行人沒什麼影響卻被抄?
有咩辦法呀?要解決好簡單者,拿五本簿來,一本一百張,全部抄晒佢地,到時暴動都有份.你要諗下,澳門都無車位,但政府要入咁多車,你叫d人停去邊?你要同人諗下,人地一個月先幾千蚊,大家都係街坊,互相遷就下啦.
咁點解停在對行人沒什麼影響的地方卻被抄?
咪就係有你尼d咁有熱心的市民嘍嘍

有關當局咁為車民著想,咁有無為行人著想呢?
這也難怪的,有哪個當官的出門要走路?有哪個當官的會去北區走一走?


講起泊車,
我平時上論壇,都聽到好多人話交警,
點解?唔係工作表現唔好,係因為佢地抄牌.

我便諗,抄牌,係因為你地亂泊車,交警先會抄牌,
如果唔係,由得啲車亂泊,一方面影響行人和行車,另一方面又對畀錢泊車的唔公平.

但去到筷子基返學後,搬到新屋和出多咗街之後,
先發覺,新口岸和北區都比較多亂泊車.
北區,剩係睇關閘和筷子基已經知道.
而另一方面,澳門政府似乎沒有限制車輛進口似的,
ML牌的車,未到4月已出到ML-4x_xx,
而澳門的泊車位又未話大幅增加,
最近的便是我爸爸泊車,本來我屋企係林茙塘水上街市附近係二條馬路交界,
但由於一條馬路,以前的地權問題,變了中間有阻隔,
就變到馬路中間都可以泊到車的.當然係非法,
但諷刺的是,以前隔離就係交通廳停車場,啲人都可以係度亂泊車,
而當值交警又冇咩抄牌.
而我爸爸泊車,最遠一次則要青洲跨境工業區.

咁呢個係政府定市民的錯?
但是否就一定要賴於交警?
交警只是奉命行事.只差在有沒有按章工作而已.


做老師的很能明白交警的境況。

不過成架車咁樣泊在斑馬線上都孰視無睹似乎難講得過去。

文章發表於 : 週二 6月 27, 2006 23:05
stepheng
R197 寫:另外我睇一啲論壇的時事區.
講得最多的便是點樣罵政府.

我覺得我是一個比較支持政府的人.即好多事情,
我不覺得政府做得不好,
我覺得澳門政府已經做得比較好了.
但可能還有少少東西我看不見的.

但聽一個香港親戚,他都過了澳門一段好長的時間.
基本上可說算半個澳門人了,他說初初是喜歡澳門夠寧靜,

但一段時間後,他便說.
澳門是否開始學香港的不好的東西了?

香港戈邊點樣,我則唔太清楚.
但係上次世貿會議,我諗都睇到少少了.

上次的南韓農民遊行,本來幾欣賞他們,
因為他們都可算和平進行,
但後來怎樣,令到整個灣仔區攤換.
雖然他們都係為了自己的利益,
但是否就為了此,就可以唔理香港市民呢?

但我覺得最離譜的是一些立法會議員和陳日君.
他們竟說警察不對.
香港警察何來不對?
如果當時示威者去到會展新翼,
那麼對香港的影響會是什麼.
外國會點睇香港?
他們有沒有想過?

還有香港人,我發覺好多事.
就只管話政府.
有些簡單的事情,我諗我都明白.
真可以說,根本該部門的人沒錯.

但都可以畀人講到有罪的.

該名親戚最害怕澳門人會學香港人這些東西.
至於澳門方面,真覺得他們說得好無聊.


我對香港政治斗爭感到很厭煩,
其實新聞能否講少一D這些無聊的政治,
多講一些民生或其他,
很期望能有觀眾主動撰擇新聞的日子。

但澳門情況是否需要不同的聲音來反映?
向政府補交九億的土地馬上一轉手可以賣八九十億,
子賭牌由三間賭公司再轉批出去賣成9億美元,
政府一個稅錢都不收,
點解政府唔自己賣?
外勞無王管,
東亞預算二十億變四十多億,如加上很多政府內部開支(工作人員,內部購票(據官方說門票賣左六七成,誰買誰掏錢?)),真實數目是多少十個億?誰知?
這在香港有可能發生嗎?
上面現象有誰需要負責嗎?
澳門利益在哪里?


我睇過D分析,
講社會上大概可分成親政府及反政府的兩批人,
好明顯香港反政府佔多數,
澳門反政府佔少數,沉默佔多數,
澳門政府算很幸福,
希望能做好D,
大家都唔想澳門變成好似香港咁,
但也不要似有些地方只有一種聲音,
這亦非是什麼好事。

文章發表於 : 週六 11月 11, 2006 16:41
stepheng
 吃飯時經常都用一些舊報紙鋪一鋪餐台方便收拾,但有時咁巧撕左一些夜總會的廣告在碗下,大家都尷尷尬尬。有一日吃飯時見餐台有一廣告,立即嚴重影響胃口。

 我們該不該再鼓勵我們的孩子睇報紙呢?如果見有一個青少年在睇報紙,你會估佢在睇邊版呢?

文章發表於 : 週日 11月 12, 2006 17:48
Vincent Ieong
excellent,,,,極具感染力.........

文章發表於 : 週日 2月 25, 2007 15:05
stepheng
每次經過塔石都有感觸。

文章發表於 : 週一 10月 01, 2007 19:03
stepheng
故事似乎還未完...


轉載自某論壇,筆者WangChon,發表於 2007-9-16:

..澳門大師的三流抄襲...丟曬澳門人既架!!!

 由澳門建築大師 馬X龍 先生設計的塔石廣場飲食中心,內行人一看就知是抄襲,一點創意含量與風格都沒有.真係丟架.市民唔知,仲以為佢好有創意.

 大家看看塔石建築的側面,就知道它是抄襲世界知名建築師 Daniel Libeskind 設計的柏林猶太博物館了.但係明顯功力又未夠班,又抄得心虛,結果最後就是四不像,讓人啼笑皆非.讓人覺得很幼稚,膚淺,以及俗氣.

 人地果d長條傾斜窗以及金屬外皮,係用來比喻猶太人在二戰中受納粹迫害的苦難,是傷痕,不知馬大建築師既 ”飲食中心” 抄人地d野又想表現什麼?唔通連食野都要想起被人迫害??

 話唔埋佢一樣想學人地,用長條傾斜的窗戶同金屬皮,來表達澳門人受何xx貪污集團的迫害和傷痕!!如果是,那小弟就真的很佩服馬大建築師的用心良苦了!